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诗,我曾朗诵过

2019-06-08 15:53 作者:默思飘逸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三十多年前,就像大多数文青那样,我也喜欢诗。但我不太喜欢顾城、北岛、江河的“朦胧诗”。我觉得他们的诗写得太晦涩、太抽象,而且也缺乏音韵美。相比起来,我更喜欢适合于朗诵的诗,如像诗人纪宇的《风流歌》那样;“风流哟,风流,什么是风流?我心中的情丝像三春的绿柳;风流哟,风流,谁不爱风流?我思索的果实像仲秋的石榴……”那时候,青春正燃烧,每当朗诵起这些激昂的诗句时,很容易澎湃起满腔的热情,内心充满了神圣的感受。

因为喜欢大气磅礴的朗诵诗,我也借鉴《风流歌》的格调,试尝写了几首适合朗诵的诗。诸如《青年之歌》《三月,在中国》《祖国啊,我希望》等等。这些诗在厂报上刊出后,很快得到了厂领导的肯定,同时也被厂里的年轻人所接受。尤其是经过厂广播站人员的配乐诗朗诵后,这些诗在厂里很是流行了一段时期。

转眼间,就到了年底。按惯例,每年全厂的总结表彰大会将在春节放假前举行。由于大会在总结表彰之后,就是厂工会、团委精心组织的文艺演出,所以,全厂职工很是期待这次大会。那一年,不出同事所料,我的朗诵诗被厂团委选定为主要节目之一,并希望我上台自己朗诵。起先,我担心出洋相不敢答应,但在团委的鼓励下,最后,我还是答应了下来。于是,从自己的诗作中,我选了《青年之歌》和《祖国啊,我希望》这两首诗来参加演出。

到了全厂总结表彰大会如期召开的那天下午,因为要登台演出,我和参演人员一起聚集在后台做准备。第一次穿了西装,第一次挂了领带,第一次喷了发胶,第一次要上台去朗诵自己的诗歌……我激动紧张得说话都带着颤音。团委副书记见到我这副模样,又着急又好笑地说:“看你这样子不会忘了诗吧?”“应该…不不…不会吧”我强作镇静地回答他。紧张中,时间也过得飞快。只觉得没过多久,工会干事就急急地从台上跑下来对我说:“下一个节目就是你了,准备好了吗?”“好了,好了。”到了关键时刻,我终于鼓足勇气下了决心,这样反倒镇定了起来。因此,当报幕员在前台报出:“下一个节目,诗朗诵。朗诵者……”时,我已能控制自己故作潇洒地走到舞台中央。这时候,台下已是“啊! …啊!…啊!”地‘啊’声一片了。在全场的笑声中,我朝台下一看,乖乖!了不得,所见的都是在嘻哈笑说着我的笑脸…… 我知道;对大多数人来讲,“啊”就是诗歌的象征;诗朗诵,就意味着“啊”声一片。虽说在我的朗诵诗中,并没有一个“啊”字,最多也只是写了“呵”。其实在写这组朗诵诗的时候,我已尽量避免采用夸张的“啊”字来抒发自己奔放的诗情。

当全场的“啊”声和笑声平静下来后,我的诗朗诵开始了。在背景音乐的烘托下,我沉浸在豪迈的诗境当中,完全忘却了胆怯。而且朗诵的效果也很理想。特别是当我朗诵到“……是海鸥就无惧风狂雨暴,是朝霞就象征未来美好,是嫩芽就渴望成为栋梁,是号声就应当响遏云霄……”这样的诗句时,会场上有不少人也跟着朗诵了起来。哦!原来他们已通过厂刊及广播熟悉了这组朗诵诗。

面对着这般热烈振奋的场面,我深为感动,朗诵激情也更加高涨了起来……最后,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我首次登台演出的诗朗诵获得了大家的好评。我为此欢欣鼓舞了好多天。(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三十多年的光阴,倏然而逝。当年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如今都已步入了老年的行列。尽管我们是那样地留恋青春,但青春毕竟已远离而去。现在回望青春烂漫的年代,我依然会有讴歌青春,赞美青春的热望。是啊,拥有青春的岁月永远是美好的。

都说距离会产生美感,但愿我能经常回忆起曾经的青春年华。在回忆中焕发自己的青春活力,在回忆中让自己的生命再放异彩。

三十多年前,诗,我曾朗诵过;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呢?我的回答是;“诗,我会继续朗诵!”

首发散文网:/suibi/vzuupkqf.html

诗,我曾朗诵过的评论 (共 6 条)

  • 雪儿
  • 水莲花
  • 早岁那知世事艰
  • 王东强
  • 听雨轩儿
  • 浪子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