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2019-07-07 10:49 作者:谈笑在指尖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岁月,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谈笑在指尖

翻开儿时的照片集,勾起了往事的回忆,照片虽然显的陈旧,却感到非常的亲切,看后嘴角不禁发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在这些陈旧的照片里,映出了我们童年的身影,在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中,童年的天真烂漫像放电影般从眼前掠过:童年时我们打“旋骆驼”、滚铁圈、打弹珠、在地上刮纸片;童年时我们为了输赢会争的面红耳赤,甚至打架;童年时我们在空地上放纸鹞,比谁的纸鹞飞的高;童年时我们在暑期爬树捉鸣蝉、到田边钓青蛙;童年时我们放学后把书包一丢,架起乒乓台桌打乒乓球;童年时我们凑伴聚在一个同学家里,完成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童年时每当考试得了满分,会满怀喜悦的奔向父母去报喜;………那时真可用纯真浪漫来形容。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鹞”“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篱落疏疏一径深,枝头花落末成阴.儿童急走追黄蝶,飞入菜花无处寻”。这些都是我们孩童时期的写照。

童年的美好快乐总是在成年人眼里的,孩童时并不知道。因为成年后在走过了复杂多变的岁月,体味了世事的沧桑变化,渴望回归单纯的岁月,渴望返璞归真。于是怀念起了童年,童年才真正的珍贵起来了。因为怀念,因为心底里的沧桑,童年在心目中变得理想、诗意、唯美起来。一转眼,童年的生活就像一道闪电,在眼前划过,童年就这样过去了。我们童年的生活虽然有像树上的蝉,水中的蛙,牧笛的短歌,小伙伴的迷藏般美好,但还有“文革”留下的眼泪和血与腥......。往事就像流水在我的心中旋绕,令我难以忘怀。

有人说,青春是一颗划破天宇的流星,虽然绚丽却很短暂;也有人说,青春是一棵常青树,永不凋零。我觉得青春更是一首歌,它时而有小桥流水的清新舒畅,时而饱含着旭日东升的激情飞扬,时而蕴含着朗日当空的温柔淡雅,时而又不乏波涛澎湃的刚健铿锵。它生机勃勃,它又充满着酸甜苦辣,它的每一个音符都需要我们用心去唱,它给人启示,令人回味。我们的青春是在我们的不断追求中度过的,这时期我们追求知识,从知识中汲取力量;这时期我们形成了世界观,奠定了以后生活的方向;这时期我们追求爱情,向往着从爱情里获得幸福;这时期我们也曾有过不少的莽撞,不少的迷失和不少的失误,这一切可能都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必须。但有些莽撞失误却可能给我们造成了终身的悔恨而无法挽回,如今只能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青春美好,却又是那么短暂,我们在青春时期却往往不懂得去珍惜,只有当老了回忆的时候才知道青春的美好.,纵使岁月无情,可那些青春中的日子却永远令人难忘,那是我们心灵撞击的点点,也是我们寻找港湾的滴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生命,犹如那卫生纸,越撕越少。某天早晨,当我醒来的第一个感觉就是人到中年。中年是个暖味的阶段,从生理角度看,从知识结构和社会经验来说,中年似乎是令老年人妒忌,令青年人羡慕的年龄段。人生很像一颗树样,小小的树婀娜多姿令人可爱,他是希望和未来;到了老年便显的龙钟古态,需要保护起来;唯有中年,被说成是“材”,于是命运就和“材”类似起来,可被锯成木条或木片,可被当成木柱或木档,工作上需拼命努力,挑梁抗鼎都得干,家庭中上下都要管,父母尽孝更不敢怠慢,儿女教育到了关键时刻,非重视不可,否则调皮捣蛋给你惹出些事来,叫你有苦难言。工作生活的压力使你将精力和感情加倍的支付,于是顾此失彼,甚至伤心动肝。于是不少人便流露出几分胆怯、自私和委琐来,告诉自己要有一副好脾气,但有了好脾气却惯出了别人坏脾气来,很多时候你又总受不了那坏脾气,要么顶撞,要么忍声吞气。

人说,青少年是诗,中年是小说,老年是哲学,而我感到,中年人这部小说似乎线索太复杂,结构太庞大,故事太繁沉,若不用心去写,便可能断线岔气,就可能琐碎无味不堪卒谈,一不小心还可能流露出太多的人欲和丑恶。孔子说“四十不惑”,而我却觉得中年才是人生最困惑的阶段。当这一天我终于能自如地驾驭这部小说的各条线索,能不受干扰地安排好小说结局时,忽然发现我已经不再是中年了。生活已把我带入了老年的行列,当我准备发表我的生活哲学时,却发现我的那卷卫生纸也就快要撕完了。

老年,很多老年人面对自己的年老唱道“最美不过夕阳红”,这是不服老的呐喊,这也是面对已经老去的无奈,这“最美不过夕阳红”的唱吟,我总感到隐隐地透着丝丝悲哀。诗人李商隐也无奈的唱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面对那夕阳之美,我无论如何也不会觉得夕阳红是最美的。残阳如血,这血样红的残阳好像充满了恐惧,充满了悲伤。我想这美丽之红,红过之后将是什么呢?那就是行将熄灭,这是回光返照瞬间之美,这是最后之美,这美好像美的让人可怕,美的让人心颤,美的让人凄凉,美的让人胆战,美的让人心惊。当看到九十多岁的老父现在的情景,不觉一股悲凉涌上心头。现在的老父正如白居易写的“经年不沐浴,尘垢满肌肤,今朝一澡濯,衰瘦颇有馀,老色头鬓白,病形支体虚,一宽有剩带,发少不胜梳。”

今天我也步入了老年,退休也明确的告诉你已经年老。六十,一个甲子年,时光的计算又要重新开始,可我们的年龄却无法重算。闲坐在家中,细细思,回头想,思绪奔驰在时空的隧道里,几十年的飘飞,在来来往往的人潮里,寻寻觅觅的是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孔,熙熙攘攘的红尘中,是一场场华丽的梦,昨日的嫣红已消逝于所谓岁月的风,来年只有自己杵立在往事的回忆中。如今不变的是高山流水,变的是来往的人群,不变的是四季交替,变的是人情冷暖,“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面对镜子,望着两鬓出现的白发,深深地感叹时光流逝的太快。不由想到李清照的一首词“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似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是啊,这么多年,许多往事舴艋舟岂是载的完的?我真不敢相信我真的老了,真想对天呐喊声,“请再给我五百年”,因为我还有许多的事没去做完。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春且住,见说道,天涯芳草无归路。怨春不语。细细想来,六十多年的岁月匆匆过去,人生不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如果有得选,选最好的。如果没得选,就尽力去做到最好。现在来看,很多事,只有经历了才会理解,一如感情,错过了,遗憾了,才明白生活其实不须要这么无所谓的执着。佛家讲究戒,戒名,戒利,戒人。道家讲究悟,悟天,悟地,悟丹。儒家讲究为,为家,为国,为世界。我想,我只是个平常之人,应该讲究随,随你,随我,随他。那就是随便吧。往后就随便的去过好后面的日子吧!

首发散文网:/sanwen/vzdspkqf.html

岁月,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的评论 (共 6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雪儿
  • 听雨轩儿
  • 心静如水
    心静如水 推荐阅读并说 赞
  • 丫丫

    丫丫:好文笔,为佳作点赞!

    赞(0)回复
  • 白水

    白水:层层递进,有内涵。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