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山包子

2019-07-07 11:05 作者:老秋  | 11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水在平地流淌,便无人去关注,如果有人仰望,因为它已成银河落九天的瀑布。包子算不了什么,如果有人趋之若鹜,因为它已成同类中的精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工人饭店的“珠山包子”就是包子江湖中的侠客。

工人饭店在景德镇,工人饭店在麻石弄的十字弄口。老旧的江南建筑,倚缓坡而建。或许年代久远,依稀记得一幢二层楼房,内部宽敞、整洁。逆行时光的隧道,抚摸“工人饭店”四个朱红大字,依旧感受工人阶级当家作主、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工人阶级大哥大的年代的氛围。饮食店的招牌,也咯上了时代的印记。思忖不是个案,具有普遍性。景德镇的反帝岭、反修岭,就是中国反对美帝国主义和苏联修政主义时期所命名的地名。

工人饭店同这座老城里其它饮食店一样,卖“阳春面”、“肉丝面”、“扁食泡糕”、“清汤”、“馒头”、“金钱钓葫芦,以及其它饮食品种。各家的特色迥异,“珠山包子”是工人饭店的独门绝活。

“珠山包子”当年是否算得上中华老字号?不详。也许,当年根本就没有这个称号。金杯银杯,不如口碑,百姓凭着口口相传。它是一道由于面粉、猪肉等食材组成的美味小吃。它的面、馅选料精细,工艺讲究,外观美观,褶花漂亮,工艺品般的品相。令过往行人常常流连,馋虫挠喉。

上海南翔小笼包,历史悠久,皮薄馅靓,肉馅里汤汁适中;天津狗不理包子,创于清朝咸丰年间,皮薄馅大,口味醇香,鲜嫩适合,肥而不腻。“珠山包子”吸收了两者的元素,又有自己的独特创新。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珠山包子”的横空出世,迎合了老城人的味蕾。

“珠山包子”算得上物美价廉。尽管时光已逝去了几十载,仍然记得每只售价伍分。“珠山包子”好吃不贵,朋友们相聚寒舍,品茶闲聊,每每谈及景德镇美食,不约而同欲探珠山包子的制作秘笈,终无所获。其实何需知晓,好吃就是硬道理,谁见过神医售药还送处方。(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去工人饭店吃“珠山包子”,口袋里一定要揣条手帕,以备不时之用。如今,让后生听来却觉得不可思议,甚至有点荒唐。堂堂的饭店,竟然不给食客提供餐纸?没有,绝对没有,就算是天天光临的熟客,也不赠他半张。那样的奢侈品,尚未面世。

择个空闲日子,邀请三俩好友,光顾工人饭店开个洋荤,吃顿“珠山包子”。包子是现做现卖。错开早高峰期,店堂内食客少了许多,顺便也能观赏包包子的场景。薄薄的面皮放在左手上,左手拇指推着向右转,右手拇指和食指捏起一折压着一折的收口,最后捏起收好的口顺时针转半圈再把口收小。动作麻利、快速。观者眼花缭乱,也为如此娴熟的技艺叹服。

包子被置入原生态的竹制蒸笼,然后把蒸笼放在热水沸腾的大锅之上。炉膛火焰喷涌,蒸包子,求的就是火旺,火好包子自然好。十几分钟时间,包子熟了,掀开蒸笼盖,热气腾腾。服务员不急不燥,小心翼翼,用专门宽嘴铁夹将包子夹进瓷盘,恐怕夹破了包子,缺了卖相。

在工人饭店吃包子,纵然是哥们也不会紧挨着坐。保持距离,心照不宣,纯属一种默契。冒着缕缕热气的包子,恰若充盈的乳房,不讲究吃法,便汤汁飚飞,溅到脸上、衣上、手上,谁能保证谁不躺着中枪。此刻,一直揣在口袋里的手帕就能派上用场,化解狼狈样子。距离产生美,此刻此地,有了不一样的解读。

我有个发小,儿时酷爱“珠山包子”,也是工人饭店的常客。口袋里有了父母给的零花钱,心心念念的便是“珠山包子”。父母不在身边,其人不得食法要领,大口咬吃,包子馅露皮破,汤汁四溢,流在手掌,慌乱间抬手,汤汁又顺着胳膊流淌,袖口内、肩头、胸前,油污斑斑,引来食客们哄堂大笑。回家后是否招致大人训斥,真的很难确定。

遥想年轻气盛,遇事常与别人非要争个小葱拌豆腐--明明白白。“珠山包子”成了彼此之间的赌注。我赢,吃别人十个;我输,别人吃我十个。哈哈,男人应该是愿赌服输。

首发散文网:/sanwen/vwdspkqf.html

珠山包子的评论 (共 11 条)

  • 飞翔的鹰耿彪
  • 清眸流盼
  • 心静如水
  • 听雨轩儿
  • 雪儿
  • 丫丫

    丫丫:好文笔,为佳作点赞!

    赞(0)回复
  • 老夫子(熊自洲)

    老夫子(熊自洲):欣赏佳作,推荐阅读!

    赞(0)回复
  • 鲁健

    鲁健:欣赏佳作,问好!

    赞(0)回复
  • 程筱狮。

    程筱狮。:我想问下怎么联系管理删文章???

    赞(0)回复
  • 老秋

    老秋:谢谢文友关!

    赞(0)回复
  • 老秋

    老秋:删文章自已可以删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