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清明,清生命之惑,明生命之理》

2019-08-06 11:58 作者:宁静致远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文/宁静致远

老家的大伯,在我们家族群,一年只发言一次:“兄弟姐妹们,又到清明,大家确定什么时候回来铲地?每家几人?我先登记人数,订桌吃饭。”整个家族中,大伯的威望最高,大伯每次发话,自是有一种威严,不容商榷。于是,接下来的话题,都围绕着什么时候回?谁回?

身体一直带着积屙,倦怠慵懒,平白生出诸多顾虑,回乡祭祖,自是少了热切。

大哥还是像往年一样,提前回乡祭祖,我只能叮嘱他,替我拜祭。每一年的清明,因自己未能亲自的拜祭,都带着深深的愧疚,总觉得自己无情无义。然而,一种融入血脉中的眷念和依恋,敦促我在每年的清明时节,链接我的祖先,去获得生命的纵深关照与思考,这会让我有所醒悟和调整。自幼失母,对失去的那份痛自是彻骨铭心,特别是幼年时,回家不见奶奶,第一念头就是往妈妈的坟头赶,因为奶奶一定在妈妈的坟头隐忍地哭诉,那种肝肠寸断,至今仍在梦中徘徊。以前老听爸爸提“落叶归根”,总是不明白。前几年,弟弟在老家修建了房子,我们重提“叶落归根”的话题。原来故乡,除了是一个人生命的原乡,还是一种血脉的重聚和认祖归宗。妈妈,爷爷,爸爸,奶奶,他们一个一个相继离开我们,但在世界的另一头,他们何尝不是一个一个又在相聚和重逢!叶子的离开,不是风的无情,叶对根的情意,两两相望,根系早已盘根错节,错节盘根。世界上,因为有不弃,一定有不离。时至今日,我似乎有点明白,生命是一条源源不断的河流,一代代的传承繁衍,无论时间空间的变迁

她依然在那里静静的流淌。在忙碌的一生中,你是否留意过这条河流,是否聆听过她的智慧;

我们的生命是来源家族与父母的延续,就来自这条无数祖先汇成的“河流”。对生命的礼赞(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是我们能如时如是生活的必要态度,清明祭祖,彰显的是一种血脉的传承和责任。来到这世间,你安身立命,拥有自己的角色,承担相应的责任。清明节在今天最大的功能,就是让我们追宗思源,不忘自己的先祖,学会知恩、感恩、报恩。

“一次生前的孝敬,胜过身后百次扫墓;

清明烧万堆纸钱,不如在世端一碗饭。”

错过随大哥回乡祭祖,我决定随先生回乡。

今年的清明,适逢周末,累加一起有了3天假期。为了解决交通压力,虎门二桥特意选在4月2号正式通车,缓解了不少交通压力。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缩短了城乡的地理距离,同时也拉近了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现在各乡各镇正如火如荼推行美丽乡村建设,很多基建配备完善,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原来的古旧房子,基本倒在大型的挖掘机下,随之而起的一栋栋焕然一新的新房子,有时茫然,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如梦似幻。儿时的故乡,始终是回不去了,欢快的童年,偶得的一餐荤菜,邻家有远客来分到的一颗糖,过年的一件新衣,如同一张一张黑白幻灯片闪过,又如同镌刻在记忆深处那一声声或紧或慢的呼唤……我们何尝不是在这个特定的日子,与自己的以往,一一相遇。

春天真好,每一座山头,过半枝头已被染上一层清亮,明朗的绿,另一半颜色,则是一树一树花开,问过家里的老人,他们说这种树叫鸭脚木,难怪,隔着飞驰而过的车窗,依然清晰可辩形同鸭脚丫的大型花枝。老家人说,这个时段的养蜂人也特别忙,鸭脚木开花,也是他们收获的季节。天道酬勤,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历来都是人与自然的相处法则。

虽然是百种下土的季节,随着农村的边沿化,很多耕地也呈荒漠化。甚至一年不到,去年刚刚走过的路,今年又杂草丛生。大伯说的“铲地”,原来还有开荒之意。如是,镰刀,锄头,成为我们祭拜祖先的必要装备。看着浩浩荡荡的队伍,翻山越岭,手持镰刀,肩扛锄头,每一道身影,都镶嵌先人某些记忆和基因,默默地指引着后人前行。侄子今年还特意配了新装置,购买了一台割草机。机械化的加入,将以前最辛苦的单一的劳力输出,解放出来。我们甚至还畅想,如果现在回归农耕,一定也能成为当下一个出色的新时代农民。只是,很多设想仅止步于设想。城市,如同一个庞大的抽水机,把出身农民的我们,一个个留在城市,留在城市的还有作为农民本色的勤劳,任劳任怨,质朴。随着城市化建设的深入,农村边界开始模糊,因而,时时有类似如此的感慨:“他乡容纳不下灵魂,故乡安置不了肉身。”也因而,我们在清明,更加眷念曾经的单纯,甚至夹杂的物质匮乏。

隔着薄薄的墓碑,牵出厚厚的思念。听我家先生在喃喃自语:“爸妈,每次梦见你们,你们都不说话,你们缺少什么就告诉我吧。”我想,但凡梦中与亲人的相见,有多少挽留和一步步的相送,就应该有多少惆怅和黯然吧。先生对我说:“你要什么就对爸妈讲,让他们保佑你。”

我有点哑然。先人已去,作为一代人的使命和责任,他们已然完成,而且在缺衣少食的年代,把儿女扯拉成人,已属不易,作为他们的后辈,还在索要庇护,谋求好运气,这不是我的初心,我不会这样祈求的,我来祭拜,是缅怀和感恩,是珍惜和敬畏,如果要我在祖辈的坟前,我会对他们说:“请你们放心,我们过得很好。”

清明,清生命之惑,明生命之理。

我想,祖先将清明定为一个节气,一个特定的日子,一定有他的深意,正如我慢慢理解的,也慢慢链接的“落叶归根”,有同根生的明和清。

首发散文网:/sanwen/vsqdpkqf.html

《清明,清生命之惑,明生命之理》的评论 (共 10 条)

  • 阿司匹林
  • 诗心云卿
  • 北方
  • 牵挂
  • 听雨轩儿
  • 从余东风
  • 心静如水
  • 啊菊
  • 紫色的云
  • 雪儿
    雪儿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