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翻折后的碎月

2020-02-03 19:10 作者:镜中人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那年我和姐姐同时上了学,不诣学生之志,一切陌生的简单而空白。每天上学四五里的山路,学校门口的小姑家,半路的大姑家,一毛钱,一根辣条,一支冰棍,一盒彩笔,一个漂亮的文具盒,两三个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就是记忆里的全部了。那段遥远的记忆里,有着阵阵不知所措,好学生与普通学生的故事里好像都没有我,但想起存在感与成长感那些故事便鱼贯而出。

小学最后一次局促的转学,所谓的归属感,亦是如此,二十三人的小集体,温暖而鲜明,甚至依稀记得每个人的名字,发掘自己兼有些许能量,那么告诉自己请将这份珍贵的优越感保持下去。魏和刘便是其中最特别的那两个女生,魏深沉寡言,刘活泼可爱,恰是如现,一个扎着长辫穿白色格子衬衣的女生,一个时刻想保护的女生,一个懵懂的成长约定,一个相见不如偶遇的故事。

初中,一个青葱浓郁的年纪,故事再一次没入嘈杂中。初一,结实了四位同班的小伙伴,两个男生两个女生,那张青涩的相片上我们的脸庞很清晰,那时候有很多次想找刘。同年认识了程,只是那年,她并未出现在记忆里,什么时候开始或者发现的呢?记忆里应该是初二被选中去县城参加英语竞赛那次,我会关注她的喜怒哀乐,会因为她与别人说话,对别人笑,对别人好而郁闷或不开心,在那个不善于表达或者说不知道那是什么的日子里,这份感觉在彳亍前行,在无限酝酿,蔓延,滋长。最浓烈,最一发不可收的时间是初三,听到她的背书时的声音,看到她认真做题时的背影,脑海里无时无刻不在刻画,那是心底最甜蜜温暖的秘密,一个从未放弃却又从未揭开的秘密,离开时思绪凌乱,任由时光交错穿过;刻骨铭心的伤愈,存在感与成长感晓以成年人的姿态再次出现。董是我的同桌,也是最了解,最懂我的好朋友,她会陪我翘课,替我抄作业,她做的饭很好吃,我的喜怒哀乐她都见过,甚至我的心事她或多或少也知道,只是从来不提及,还清楚记得那次过生日时那份精心准备的礼物,那是她用一个月的生活费买的,只是这份用心一直不被觉察。杨有次不小心把我的头发燎着了一点,她一直很愧疚,也说过多次让她不要放在心上,之后她写过几次纸条,但都没看,她几乎认识我当时的每个同学和朋友,我们那些人有了些许交集,自然而然的相熟,了解了她的想法,欣赏她直言不讳的表达,我们的任性和纯粹是那个年纪最美好的邂逅。

忆起接触邮票与信件的微妙,表哥桌屉永远码着数十份贴着邮票的信件,偶尔会读给我听,亦或自己翻着看,俩人的文笔都很不错,扉页及字里行间,流露着文字与情感的完美结合,就在那时,那个镶嵌着牵挂的邮票出现了,时常记得第一次去传达室拿时的悸动,两页或三页的,嬉唤作姐姐的称谓,往后每周至少一封信成为彼此的希冀,巍说,初中不在一起的那几年她经常托人问我的情况,虽未见面,但她知道我一切安好,一个我未遵守的约定,一个个心形叠纸,撮失在表达与理解中,高中毕业那年,她问我,当时怀揣着什么心情给她写信寄信,因为她以为我挂念的是刘。后来她因为考试第一次来到县城,一碗米线的相遇,表达无力,话语寡情,难为情的岁月终将失去在嘈杂的喧嚣中,尘埃落定的那天,记得我们最终达到的彼岸的理想,是彼此用心交织的空间。

高一那年,认识了同年级的陈,由于家比较远她都是骑自行车上学回家,有一次在放学路上遇到路边起火,她喊我帮她一起灭火,那天我们相遇了,之后放学后我们都会相约一起回家,上学时她路过宿舍时都会喊我,周末偶尔会来宿舍一起做饭看书,从那时开始,她的自行车很少骑过,大多时候都是我推着车,她陪我说话,或雨中撑伞,每次路过那个着过火的地方,都会停下来看看或笑笑,就这样重复着,好像走了很久。高二时我们上学的地方变了,我们都分了班,我也搬了新的宿舍,虽然还会遇见,但是总感觉不是初识的那个样子。那时由于只有女生住校,我们晚自习后她们还会在某个教室学一会,说来也巧,我和同桌放学后在各自的桌上放了张纸条(内容是有缘人请入座,然后写下了自己的号码),唐第一次就坐在了我的座位上,当晚我们就通过认识了,第二天约了食堂一起吃饭,很快我认识了她哥,她认识了我身边的所有朋友,然后几乎每天形影不离,只记得她个高高的,短发,喜欢穿白衣服,比较黏人,后来一段日子里,唐说好像再也没有找到过我,从此杳无音信。那年也有了手机,董联系到了我,说她在广州做工,每次通话时间很长,一年多了她有太多话想说,想念。而我当时遇见了王,因耳机而相识,初时,她上课不爱听讲,总是插着耳机趴在桌上,倾泻如墨,总是看不清脸,萦绕在耳畔,彼此写过的小纸条,送过的小东西,晚上不睡觉整宿打电话或发信息,那时彼此有说不完的话,放学后送她回家时的心情,她到车站送我回家的时候,她说她为我改变了很多,包括开始主动捡起课本学习,与朋友同学玩耍的时间减少了,努力变成我最喜欢的那样,甚至很多生活中的小习惯,我看她时她害羞且躲避的眼神与笑意,高三那年几乎每天都会买好早餐放到抽屉里,那个寒假有几天她找不到我急切的样子,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就是彼此的家人,记得她对我很好,因为认识她而完整,几乎每天的相知相伴,那年她在我心底最深处。程,我一如既往的关心变得少了,但是她每年的生日都会准时记得,只是与她的记忆大部分都是静止的...暂时搁置在那段纠结后面。

那么,在那段翻折后的记忆里,谁才是那个她?直至某天,回忆起很多年以前与人分享的私密,到底是谁的青春搁浅了那段岁月?(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镜中人 草于2020年02月02日晚

首发散文网:/rizhi/vxeabkqf.html

翻折后的碎月的评论 (共 7 条)

  • 淡了红颜
  • 巴吾其仁
  • 雪
  • 诗心云卿
  • 老夫子(熊自洲)
  • 程汝明
  • 浪子狐
    浪子狐 推荐阅读并说 推荐!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