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44章箭在弦上

2019-11-20 20:17 作者:奇书  | 6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44章 箭在弦上

一旦听明白是这么回事。

白驹正气凛然,怒火中烧,也紧随小玫瑰挤了上前。二人一左一右绕到了,正紧紧抠着向前的便衣面前:“你们为什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打人?而且是中国人打中国人,那些洋鬼子和小鬼子,这么欺侮我们中国人,反而受到你们的保护。你们究竟还是不是中国人?”

便衣一楞,冷冷的。

上下打量二人一眼,嘴巴一动:“同学,回家去吧,这儿没你们的事。”小玫瑰娇小,今天又恰好身着类似阴丹蓝的时髦套裙。

白驹一向文质彬彬,身着休恤,书卷气浓郁。(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因此,便衣把二人都当成了学生。“这儿才是没你们的事!”小玫瑰尖叫到:“你们应该去把那些洋鬼小鬼子抓起来,快放了人家。”

“放了人家。”

白驹跟着叫到:“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二便衣相互看看,松了松挟持着向前的双手:“谁说我们打人?我们打人了吗?同学,你要为你说的话负责的呀。”

小玫瑰就把自己的手机。

高高举起:“我早摄下了你俩刚才暗抠人家的录像,我要放给广大市民观看,揭露你们打中国人的丑恶嘴脸。”也不知二便衣作了什么暗示?

突然间,白驹和小玫瑰。

都感到自己被人扭住了双手,扭头一看,是一男一女二个市民。二市民笑嘻嘻的劝到:“算了算了,同学,走吧走吧,我们不凑这热闹的好。”

二人自然不干,可一挣扎,居然丝毫不能动弹。

白驹暗叫一声不好,就用上了全身力气,可仍挣不脱男市民笑呵呵的挟持。至于小玫瑰,早被那年轻的同样笑嘻嘻的女市民,挟持着痛苦的弯着腰,手机也轻易到了对方手里。

可小玫瑰到底是小玫瑰。

索性放开嗓门儿大叫起来:“许部许部,快来救我们,我的手机被公安抢了呀。”那边正领着众部下呼喊口号,义愤填膺的许部,根本就没听见。

倒是二市民,也就是二公安便衣。

怕激起市民更大的愤怒,松开了二人,可同时笑呵呵的劝告着:“同学,回家吧,这儿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回家吧。”把二人推着撵着提出了人群,然后自顾自的走开了。

事实上,幸亏二人是被公安误认成了学生。

要不,或许当时就像向前一样,给抠了起来。脱离了险境的二人,急忙绕着人堆,跑到了许部和同事们中间,一起举起了拳头。

嚓嚓嚓!不少市民高举着手机在拍摄。

其间不少长枪短炮,齐刷刷瞄准着这一难得的情景。大大小小的中外记者们,也陆续赶到了。记者的到场,把市民的情绪推到了最高潮。

口号声,咒骂声和口痰唾沫,更加猛烈的响遏行云,砸向洋鬼子小鬼子。

面对着怒涛澎湃的市民,防暴警察和武警岿然不动,这时,市领导们赶到了。到底是国际化大都市的领导,一到就果断地作出决定,马上放人。

并把打人者带回公安机关拘审。

在市民们热烈的鼓掌声中,向前被许部和同事们抬起来,高高的抛向空中;而那三个×国人和十几个黑西装,则被喝令抱着自己的脑袋,列队被带上了武警专车……

围观的市民,这才逐一散去。

这便是有名的上海“927事件”。不久,×国和日本国的非主流媒体,也陆续对此事进了报道。21世纪中国的崛起,是世界近代史的一件大事。

中国的富裕强大,打破了由×国主导世界军事优势。

和由×国日本国等少数几个国家,领先世界经济潮流的格局。因此,这些国家中的排华党派和反华份子,无一不在居心叵测的觊觎着中国,就巴心不得弄出点大事来。

中伤,损害,挫败中国的进一步发展。

事实上,撞伤致使中国姑娘高位截肢的事件发生后,上海有关方面和×国驻沪总领事馆频繁交流沟通,在向前的作证下,×国驻沪总领事馆不得不公开表态。

虽然承认是由于自己管理不善。

致使员工的儿子擅自开车外出,不慎“吓”倒了中国公民。可对其中的最核心问题,即第一次撞人后悄悄退回,又悄悄向前移动,却矢口否认。

向前虽然能勇敢当面作证,却拿不出有力的证据。

因此,上海中级法院,也只能对此再进行调查取证。事情而陷入了僵局。媒体和市民激愤一阵后,也就逐渐沉寂下来。

无须累赘,中国正在走向成熟,走向法治。

而涉及到这类国际事件,则更需要真正的证据和公平公正的法治。设想,如果那四个伤天害理的×国家伙,稍稍聪明一点就此认错,赔礼道歉和赔几个钱,这事儿也就完全无声无臭的平息了。

然而,这几个家伙偏偏选择了嚣张。

并且在吃了大亏后,还居然敢打电话叫来了日本人帮助。所以,927事件的爆发,决非偶然。可927事件,却让国际上那些反华份子,从中嗅到了商机。

犹如当年的林则徐广洲虎门禁烟。

让英帝国以此为借口,发动了臭名昭著的鸦片战争一样。于是,×国和日本国非主流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在某些政客的教唆支使下,开始了升级叫嚣,大造舆论。

着力煽动对中国政府的不满和敌视。

一直密切关注着此事发展的中央领导,就进一步指示上海市委,力求迅速找到铁的证据,用法律的手段解决这桩国际事件。

上海相关部门紧急行动,通过一系列正常和反正常手段。

判断位于这出事十字路口红绿灯,百米范围内的商家和大小公司,极可能有人掌握着此案的关键证据。于是,除了大小报继续发出呼吁外。

相关部门还在地段居委会的配合下。

采用中国特色的破案方法,调动大批警力和专家,对百米范围内的商家和大小公司,一一走访,寻问和调查,力争早日破案。

再说许部率众回到开发部。

接到了华裔老板的远程视频,华裔老板先仔细询问了,927事件的来龙去脉,表扬了许部和别的几个部门领导,强烈的爱国心和正义感。

然后提醒到。

“这事儿上海市政府自然会办法解决,我们毕竟是民营企业,以服务赢利为主要目的,请下不为例。”许部没有理由不答应。

华裔老板接着追问。

“A厂的合同月底到期,事情到底进行得怎么样了?”这让可怜的许部,立即从天下掉到了地上,支吾其词的回答。

“一切正常,正在完备最后手续。”

“好,谢谢!”

华裔老板又接着问了些部里其他事务,就离开了。关掉视频,许部跑到洗手间,把脑袋瓜子抵到水龙头下,拧开冷水哗啦啦冲着。

然后关掉冷水抬起头,闭着眼睛,双手捋捋满脸水渍。

很明显,华裔老板一定是得到了某人的密报,借询问927事件而特别督促着自己。因为,按照他处理公司事宜的风格和习惯,这类部门的工作事务,只须询问总经理就行。

还轮不到他,以自己老板之尊,亲自和一个区区中干视频的。

事实上,许部早猜到白驹不会轻易就范,这让他虽然自信心满满,却着实有点头痛。白驹不像伊本才女诸类老油条,发现不对,稍事拦拦,立即撤退,明哲保身。

作为部领导,他早看过白驹的简历。

知道这是他,从象牙塔出来后的第二家工作公司。这类根本就不懂人事和职场规矩的毛头小伙,他曾碰到过好几个。几乎是,人人都让他痛苦不堪,啼笑皆非。

似懂非懂,刚愎自用。

自以为是和自尊心极强,是他们的个性特点。因此,硬压,命令或别的什么方法,只能激起他们的强烈反抗,弄不好,真来个破釜沉舟,鱼死网破,只能对自己有害无益。

因为,他们还年轻。

还有着与社会和命运抗衡的本钱……特别是,从刚才在撞车现场的表现看来,这白驹,还真是个不怕事的热血青年。

而且他和人力部长李灵的关系,人人皆知。

那个给华裔老板密报人,不用猜测,也一定就是李灵。这李灵是个厉害人物,倒不是说她本人有多大能力,而是她占据的职位不可小觑。

虽然表面上看,大家都是中干。

可只有她,可以明正言顺向畦谷反映情况,连主持日常工作的总经理和副总理,都要让她三分。然而即或是李灵,也有软肋。

这不,事情到了最紧急的时候。

我得让我的老朋友出场了。这一箭双雕,一定可以让白驹乖乖儿就范……第二天一上班,白驹就接到了许部的电话:“现在不会与人力部撞车吧,请来一下。”

白驹过似乎还没清醒:“我刚到,先理理头绪,一刻钟后到行不行呀?”

许部哗的拉开了部办落地窗帘,果然,远远瞅见硬件工程师,正趴在桌上和文燕说着什么,而女档案员双手忙着,频频点头。

白驹的确还没睡醒。

因为他的英勇行为,昨下午一回开发部,伊本才女就给了他个熊抱:“白工,你算是我们开发部最后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傻子。没想到傻子不傻,在大是大非前清醒得很的呀。所以,抱一个。”

白驹红着脸。

使劲儿推开他:“干什么?我的性取向可正常得很哦。”

没想,伊本才女刚一松开,小玫瑰竟然一下也抱住了他:“我的性取向也很正常,可是白工,今天不抱抱你,我小玫瑰心里不安。”

年轻姑娘温婉的体香和气息,扑面而来。

吓得白驹失声大叫:“哎,唉,这这,快松开,怎么会这样啊?”“美女爱英雄!英雄也爱美女。大家说,白驹今天是不是英雄呀?”

同事们笑答起哄。

“大英雄!”

“我是不是美女呀?”“大美女!”小玫瑰又紧紧搂搂他:“听到没有?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同事的感情是真挚的!你该高兴才是的呀。”

突地松开,伊本才女就宣布。

“下班后,大家端着自己的盅盅,到巷子找家小店聚聚侃侃,我买单。”兴奋之情,溢于流落。于是,下午六点过,二十多个男女白领,手里都端着个不绣钢盅盅,出发了。

他们到了巷子一间小餐馆,盅盅往桌上一放,响遏行云。

“老板,过来一下。”一个二只耳朵上,分别夹着烟卷儿和笔的中年男子,笑眯眯的跑了过来:“同志们好!”“老板好!”

伊本才女尖着嗓门儿回一句。

老板偏偏会来事儿:“同志们辛苦了!”“为人民币服务!”伊本才女兵来将堵,水来土掩,指着二十多个盅盅说:“自带菜,弄点汤和啤酒就行,可不可以呀?”

老板连连点头,要知道。

这一大帮男女白领,就是钞票!就是利润!岂有不答应之理?远大科技的主厨师傅,许早料到了这一着,所以中午的麻辣鲜香,准备得又好又多。

好得几乎让每个远大人,都多舀了一份留着,庞大一个大冰柜里,不绣钢盅盅层层叠叠,堆积如山……

因为同仇敌忾,那些令人窒息的琐碎,平凡和防范,一扫而光,大家都感到了一种久违的温馨,鼓励和信任。尽管当着同事,李灵和文燕却毫不犹豫。

一左一右,把白驹围在中间。

惹得同事们又惊讶又嫉妒,笑声不断,一步步把侃侃推向高潮。在大家和表姐妹的劝勉下,白驹喝了一瓶啤酒。

这对于硬件工程师,是破天荒的。

结帐时,向前说什么也不要伊本才女付钱,而是自己挺潇洒的问:“有ATM吗?”老板骄傲的回答:“有!”变戏法般,递过一台崭新的ATM机。

最后,白驹有些微醉。

让李灵文燕和向前一起,开着枣红色标致,直接给送回的明丰苑。当晚,白驹婚后第一次和妙香吵了嘴。本己陪着彤彤睡了的妙香,突然觉得有人在抱自己。

惊醒后,看是白驹。

再一闻对方满嘴的酒味儿,冒火的一脚蹬去:“以前晚回还打个招呼,现在理直气壮,喝得晕头转向,还想咋的?越来越不像话了呀。”

白驹本就不善饮酒。

在小车里又被李灵和文燕,一左一右的搀抚着,越发昏头昏脑,几欲呕吐。二美女柔软的身体和淡香的气息,更让他心浮气躁,心猿意马,便竭力挣扎着想把二人推开。

也不知是故意或无意?二人反而更紧切的靠近了他……

白驹毕竟是正常健康和身强力壮的男性,因此,回家上床后就情不自禁止,向妙香求欢示爱起来。睡得晕头转向的妙香,冷不防被他弄醒,又顾着身边的彤彤,自然不会同意。

非便不同意,白驹的反常举止。

还马上引起了她的怀疑,一脚蹬去后,还立马翻身爬起,揪着老公要问个明白。妙香这一脚,刚才蹬在白驹下身,马上让他清醒,性趣全无,疼得咬牙切齿,不知所措。

“哎哟,你干什么?蹬着弟弟了。”

“弟弟?还哥哥呢?”

妙香雌威大发,母狼般双手揪住了老公,往床下一拉,居然把足足高出自己一头的老公,差点儿拉了下来:“走,小屋说清楚。不然,你今晚睡不了觉的呀。”

同样,也因顾着熟睡中的彤彤。

白驹只好咧咧嘴,被妙香双手紧巴巴揪着下床,蹑手蹑脚的到了隔壁小屋……一直在凌晨三点才似睡非睡着了的白驹,是在既定起床时间,被岳母叫醒的。

有点愕然的岳母,瞧着眼皮浮肿的女婿。

一面里里外外的收拾着,一面说:“要迟到了呀,豆浆肉包都给你装好了,快洗把脸走吧。”“彤彤呢?”“正和阿公玩着,妙香上班去了呀。”

香妈特地掀开女儿的大枕头。

仔仔细细的查看,然后重新放好,双手还在上面拍拍:“走吧走吧,这么晚,车买回来就好了,不然你真得迟到了的呀。”其实呢,若按照公司规定,白驹的专题工作完成后,他不到岗在家里休息半天,也毫无问题。

可岳母这一问,反倒提醒了他。

再者,他以为妙香把昨晚的事儿给老妈讲了,留在家里,正好岳母唠唠叨叨?那可不行,还不如到公司蒙头睡睡。

白驹下了床,跑到洗手间冲个凉。

穿上衣服,背起挎包,拉开抽屉边找证件,边回答:“快了,看了多处,也托了人打听。我爸妈今天怎么没来?”

“你岳父的脚好些了,我们也多带带,让你爸妈休息休息的呀。”

香妈听到女婿这么说,心里高兴,手脚更快了:“是的,买车是个大事,得多打听谨慎一些的呀。”白驹找齐了证件,连抽屉门也来不及关上,拔腿便跑。

到了公司,屁股还没坐热,就接到许部的电话,这让白驹更加烦闷。

一路上他都在盘算,今天是9月29号,离合同正式交予A厂完成任务,还有二天。而A厂为提前向国庆献礼,曾专门要求远大提前几天交货,还为此发了催涵。

按程序,这专题也该提前交给部领导的。

也就是说,联网系编统交出或不交出,今天,无论如何得有个了断。可直到现在,白驹对此心里依然没有底,没得个实在的办法。

不过,他也不想再与许部周旋。

想着干脆就直接一口回绝,就看他怎么办?他要敢打击报复,我就把事情捅穿,看谁怕谁?于是,伴着颇有些悲壮的气氛,白驹有意对文燕说。

“许部叫我去一趟,有事帮我看着。”

“你没事!”

没想到文燕扭头,笑眯眯的安慰他:“你能有什么事儿的呀?部领导叫你,你就去呗。昨晚上的麻辣鲜香,味道儿好极啦,谢谢你帮我留着的呀。”

白驹不以为然的笑笑。

站了起来,刚一转身,那向前和小周笑呵呵的进了开发部大门:“白工”“白工”“你不是轮休吗?”白驹有些奇怪:“三天一轮嘛。”

“上班兄弟添了儿子,奔喜去了,代班呢。”

小周有些谦意:“我答应的事儿,轮休时办。”“那个不忙,不能因此影响工作哦。”白驹从挎包中敢出证件,交给小周:“这你也顺便一并帮个忙,知道怎么办吧?”

小周略看看,用力点点头。

和文燕说着话的向前,扭过了头:“白工,够哥们。只是你的酒量太差。我和小周商量好了,从今天起,帮你练练酒量,同意吧?”

吓得白驹一闪身。

“练什么都行,就是莫练酒量,我跟酒瓶没缘。”跑掉了。

可他跑的时候回回头,瞟到文燕正和小周亲亲热热的说着什么,这令他有些惊讶,才来几天?他俩原本不认识嘛,小周怎么也和文燕好上啦?

嘘!你别说,小周看起来,和文燕倒满配对的……

“许部。”“白工,请进来。”正和客人谈话的许部,扭头招呼白驹:“认识一下,我的朋友。”那人一回头,白驹呆呆,是小陶!

一身名牌的小陶站起来,迎着白驹伸过右手。

“白工,老朋友,别来无恙。”白驹勉勉强强和其碰碰指尖,自己坐下,面向许部:“部领导找我谈工作,你的朋友,好像不便在场吧?”

许部点点头:“有道理。小苏小廖小周,你们到外面去看看。”

部长助理和二个女文员,就离开了部长办,紧紧拉上了门。“小陶是我的朋友,也是你的朋友,更是李灵的男朋友。”

许部笑呵呵说着,一面走过去,放下了落地大窗帘。

这样,部长办公室就与外界完全隔离了:“即然这样,我们谈我们的,无妨吧?”白驹冷笑笑:“行!听许部的。”

小陶就对二人作了个手势。

妩媚一笑,右手指头高高撅起,在自己浓黑的头发上捋捋,掏出手机玩儿起来。部长办里,充沛着男用香水的香味。许部吸一口,差点儿呕吐,咕嘟咕噜到。

“妈的,这屁香味,真难闻。好,白工,昨天你表现得像个爷儿们,不错。”

他端起茶杯,对白驹举举:“我以茶代酒,敬你一下,你随便。”说罢,咕嘟咕噜就是一大口。白驹纹丝不动,只是似笑非笑的瞅着对方。看来,许部也不想耗下去了,毕竟他比我更着急。

可你急什么呢?都是心术不正,自找苦吃的呀。

“话呢,说尽了就是漏洞百出; 图呢,阅完了就是锋芒匕首,二样都没多大意思的呀。”许部放下茶杯,依然笑呵呵的看着部下。

“这段时间,你我都如履薄冰,如坐针毡,殚精竭虑。其实想通了,不过就一个钱字儿。记得我说过,我老啦,我现在极需要钱,取之有道也好,巧取豪夺也好,那不过是找钱的手段而己。你呢,风华正茂,高歌猛进,钱途无量,一点犯不着为此和你的顶头上司,和你的朋友以及你自己过不去。现在很多年轻人不懂得取舍的道理,眼光短浅,斤斤计较,所以到处碰壁,穷途末路。可你不同,是不是的呀?”

白驹依然似笑非笑。

没有搭理许部的开场白,证实了自己的判断,好嘛,我倒要看看,你许部的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当然,你可以拒绝,可保持沉默,可那样的后果真的严重,真的对你不利。”

许部犹如胜券在握。

不急不燥,就宛若在部门的干部员工大会,训练有素的作报告:“我就不说了,我想,李灵和文燕也不会高兴。”这让白驹鼻子哼哼,不打自招。

原来,这表姐妹俩真是和他一伙的,这让白驹感到有些失落。

“不高兴的,还有我们的小陶朋友,对不对呀?”小陶抬起了头,一张俊脸上满是狰狞:“看在生存压力上,我原谅你上次的唐突和无奈。毕竟,美女人人喜欢,人力部长也让部下心怯。可若不同意许部的建议,我们的叶子就结定了。在上海滩,到今天为止,和小陶哥哥结叶子的,有三个人。一个是市扫黄打非办的明主任,这会儿在大牢里蹲着,罪名是知法犯法,玩弄少女。一个是市车管所的吴所长,这会儿由正降为办事员,罪名是知法犯法,擅自收钱年审。一个是市局仇副局,这会儿在奉贤区派出所当片儿警,罪名是丧失革命意志,与女流氓鬼混,沆瀣一气。”

停停,喘口气。

“你白工呢,住址家人和双方老人云云,早就在我的苹果4里。”扬扬捏在自个儿手中的手机:“在上海滩,让几个人消失,轻易而举。国际大都市嘛,这人实在是太多啦。消耗地球宝贵资源,衍生系列生存问题,不消失,行吗?可是,”

白驹站起来:“可是只要我把联网交给许部,你就网开一面,对吗?”许部小陶对视一眼,同时点头。“可是我不愿意。”说罢,转身就走。

然而,许部动作比他更快,拦住了他。

“好吧,5万,现钱现货。”“什么5万?”白驹怒目而视:“许部,我敬重你昨天的表现,尊重你是部领导,请让开。”

“我付5万人民币,现金买下A厂联网系统的密码设置权,你其他的合同总额提成奖励另算,总可以了吧?”

白驹摇头。

“10万!”

摇头。“15万!”仍是摇头。“20万!”许部气喘吁吁,双手骨节捏得啪啪作响:“30万,总可以了吧?”白驹鄙夷的笑了。

“许部许部,你可真是为此殚精竭虑,不惜一切呀。密码由你设,就等于是A厂的资金,源源不断流进了你的腰包,谁不懂呢?”

许部点头:“那天在厕所,我听到你喊伊本才女,就知道你二个聊上了。我得告诉你的是,你上当了,如果一个滥情者的话可以当真,那这个世界就没有秘密了。不错,你明白了个大概,可你并不明白,自己在这其中有什么收益?对自己的未来有何好处?如果你冷静的想想和比较,你就会更加明白的,我其实是在帮你呢。”

“吓唬我,还请来男同性恋者威吓我。”

白驹咬着牙根,怒目圆睁:“想你许部也算是一条汉子,奋斗多年成为远大的中干,也不容易,却如此厚颜无耻,卑鄙下流,我看不起你,让开!”

小陶飘了过来,左手一叉腰。

右手撅起兰花指,轻蔑地指着白驹:“你懂什么呀?同性恋是人类最纯洁最真挚最美好的爱情,是产生伟大人物的圣殿堂,是”

“行了,说正经的。”

许部不耐烦的喝到:“白工是一时糊涂,最终会清醒明白的。”“我己经说了,如果不同意,我就让你和你老婆,孩子和你双方的老人,统统消失。”

小陶话茬儿一变,杀气腾腾。

“你可以装不怕,但你那个妙香怕,还有你那个可爱的小女儿怕。在上海滩,我爸妈别的没有,就只有钱!我还可以告诉你,李灵拉你充当临时男友,平时在公司里也对你情有独钟,可那些不过都是她假装出来的。她这个人,就爱朝三暮四,寻求刺激,整一个中国版的《真实的谎言》。不久,我们就要结婚了。婚礼定在上海最好的五星级大酒店——波特曼丽嘉。届时,一定请你参加,你可要赏脸的呀。”

“不男不女的东西,滚开!”

白驹突然将他一推,跑了出去,路过走道时,伊本才女拉住了他:“白工,脸色不大好呀,谈崩了?”白驹摇摇头,他还不想把事情闹大;再说,伊本才女这张嘴巴自己领略过,远着点好。

小玫瑰却津津有味。

咂着自己可爱的小嘴巴:“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许部可真是男人中的男人?我真的好敬慕好认真好崇拜他的呀。”当着白驹,伊本才女第一次醋酸。

“你干脆直接说你爱许部得啦?扭扭妮妮,躲躲藏藏算什么女汉子呀?”

“我就爱他又何妨?可许部不爱我呀。”

小玫瑰嗲声嗲气的,看着白驹:“你也不错,可相比之下,我更崇拜许部的呀。”“妈的,相同的话,你可对我讲过不下十数次呢。”

伊本才女将桌一拍。

真冒火了:“一会儿这个,一会儿那个,昨天还是白工,今天就变成了许部,明天包不准就变成了谁谁谁,还有后天后后天呢,你犯贱的呀?做生意?这种见异思迁,做屁的妈个生意?”

白驹连忙对二宝贝压压手,一转身跑掉了。

“脸色恶恶的,谈得不愉快吧?”文燕见白驹坐回座位,也不看他的笑到:“一准是碰了钉子,或者是挨了部领导的批评?没事儿,打个盹儿就会好的,职场上就是这样。我这儿有本书,瞧不瞧?”

白驹脑子里乱蓬蓬的。

下意识的打开电脑,又掏出手机,给妙香发着短信,一面随口问:“什么书?”文燕拉开抽屉,取出推过来,一面自言自语的:“在这儿还能坐二天,可资料还有这么多,怎么办的呀?”

“凉办!又没谁催你,自找的么。”

白驹扔过去一句,小指头一点,啵!短信发了出去,再随手把书起来瞅瞅,又啪的扔回去:“‘办公室兵法’?我现在听到办公室三个字就头疼,失眠。”

“你也可以不头疼,不失眠的呀。”

作为对刚才白驹埋怨的抱复,文燕毫不客气:“要恋栈,就不要硬气;怕失业,就不要自欺欺人。别忘记,世上并没有免费午餐!有本事,现在就交了辞职报告,走人呀?”

白驹有些意外,认真的瞟瞟她。

文燕可一直对自己暧暧昧昧,客客气气的,似这样怨妇般毒舌砸人,还从来没过。昨晚,对,就是昨晚上,燕儿多温柔啊!

一大群叽叽喳喳的男女白领。

端着清一色锃亮的不绣钢盅盅,宛若拎着一颗颗闪闪发光的炸弹,一路招摇过市,引人瞩目,直至领路的伊本才女举起右手,大家才停下。

一涌而上,当即把巷中的小餐厅老板,喜得眉开眼笑, 像中了500万大奖。

屁颠颠的跑上跑下,吼叫着师傅和小工们打起精神,打扫清洁,揩干净盘碟和注意菜肴的清洁质量云云。在上海,动辄外出吃饭,不论奢华朴简,海派风气始然。

所以,无论大街小巷。

豪华酒店,富丽餐厅还是小小饭馆,最不缺乏的就是食客。而食客的自然分类,又决定着各层次餐饮的兴衰成败。

因此,似这种巷中小饭馆。

虽不缺乏食客,却多以贩夫走卒,茶楼酒肆和小民市井为主。那赤膊上阵,纸屑渣骨,酒歪瓶斜的场面,虽然习以为常,却是大不雅的。

白领呢?中午倒时时有来,晚上则基本绝迹。

似今晚这样一溜儿二三十个年轻男女白领临桌,还从来没有过。白领是什么?扫大街的保洁大妈也知道,白领就是修养,知识和财富!

似这样的巷中小饭馆,在上海,何其多哉?

可给这一大群修养,知识和财富围坐着,却寥若晨星,于老板而言,是多么求之不得的事儿啊!得得!看看李灵和文燕吧。

不但一边儿一个,笑呵呵的陪着白驹。

还时不时的从各自的盅盅里,拈出麻辣鲜香,放在白工碗里,柔声的劝诱着:“给,这白砍鸡翅是最入味的,你一定得吃掉,吃了有力。”

“呶,这块夫妻肺片多鲜多嫩,你一定得吃掉,吃了有情。”

直瞧得一帮兄弟姐妹们眼红,醋酸交加……可现在,怎么像个弃妇呀?哦对了,今天29号了,文燕一定是在为我,还不把联网系统的备份交给她存档生气。可我能交吗?

啵!哦!妙香回的短信。

你到底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儿,要我和彤彤注意点?我们母子俩活得好好的,注意什么?我看你才要注意点!注意点不要犯错误。

啵!哦!又是一条。

你买的车呢?你换的房呢?牛皮哄哄的,结果一点不见踪影?是不是以此为幌子,在外养了小三呀?

首发散文网:/novel/vsiib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44章箭在弦上的评论 (共 6 条)

  • 心静如水
  • 浪子狐
  • 清淡如水
  • 残影
  • 淡了红颜
  • 霓裳仙影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