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35章风云骤变

2019-10-05 20:51 作者:奇书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第35章 风云骤变

白何吃饭有特色,因为习惯于熬夜。

白何一般半夜12点,洗个热水澡上床睡觉,再真真假假的翻腾一番闭上眼睛,早上八点左右醒来,锻炼锻炼,开始打扫做清洁。

有洁癖的白何,一直保持着这良好习惯。

然后在9点过左右吃早饭,下午四点左右吃中饭,实际上也就是中晚餐一起吃了。到了晚上10点过,如果饿感严重就下碗面,反之不理。

长此以往,成了习惯,习惯又成了自然。(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老伴儿一开始是坚决反对的,并坚持自己按早中晚三餐时间吃饭。可是,屋里就老俩口,注定不是你影响我,就是我影响你,谁也逃不掉。

结果,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退休教师也吃起了二顿,当然,带小孙女儿时除外。快吃完时,白何感到有什么在扯自己裤子,低头一瞧,小孙女儿正笑眯眯的拉着自己呢。

“爷爷抱抱!爷爷抱抱!”

白何就放下碗筷,一把抱起了彤彤:“好,爷爷抱抱,我们到欧尚还是坐滑梯呀?”出了厨房。一直侧站在门口的老伴儿,就灵猫一样窜进去,这儿看看,那儿瞧瞧。

“到欧尚,蹦蹦!”彤彤奶声奶气嚷嚷,身子朝门外挣扎着。

老伴儿出来了,满意的拍着手:“好,准备得好。助手嘛,就要这样。”一面接过彤彤:“你看当年的林副统帅,是如何给毛主席当助手的?毛主席放个屁,他都说是最香最香的,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香屁,”“还不是摔死在温都尔汗?”

白何笑到:“所以我看呀,凡是当助手的都没好下场。”

哗啦,老伴儿开了门:“你不是活得好好的,倍儿乐呀。”跨出去。“那叫倍儿爽!”白何跟在后面,边锁门边纠正:“不是倍儿乐。”

“我说是倍儿乐,就是倍儿乐!还可以倍儿欢,倍儿笑倍儿跳倍儿闹,怎么的?怎么着,想起义啦?我看,现在真是反了你啦?”

白何只好耸耸肩膀。

个多钟头后,老俩口抱着彤彤返回。一进门,各施其责。老伴儿奔到厨房炒菜,并弄彤彤的晚饭。在每个星期的前五天下午,大约五点钟左右。

这边儿租赁房厨房窗口。

便响彻云霄地叮叮当当的锅铲勺撞响,便弥漫着撩人的菜香饭香。以致于敏感性极强的芳邻,有一次好奇的问到。

“白师傅,你们内地人习惯五点钟就吃晚饭的呀?这么早,吃了不饿吗?哦呀我明白了,你们原来是吃四顿的呀?”

白何假假真真,做个大全解释。

老伴儿听见,又不高兴的埋怨:“就这,也要撒点谎?哎白何,我看你是说真话比撒谎,来得更顺当的呀。”这次白何可不含糊,冲着她嚷嚷起来。

“真是个死脑筋!你不想想,要让这芳邻知道了,我们这样做,是为了支持儿子节约停车的五元钱,还不在背后被阿拉们的唾沫淹死?行行好,老太太,这是在上海啊!”

老伴儿楞楞,这才不做声了。

每当此时,的主要任务,就是负责带着彤彤玩儿。一个“玩”字,看似简单,实则很难。打个比方吧,这就好比在职场拚搏。

素质好的,基本上都是认真负责。

出工出力,主动积极,勤勤恳恳,以期对得起老板给的那份工资,还有自己的良心。反之,也基本上是懒洋洋的,出工不出力的怠工,混一天算一天。

混到月底,关饷领钱。

若混到哪天老板让自己走人,也就骂骂咧咧,愤世嫉俗的离开就是。白何不是保姆,白何是疼爱自己儿子的好父亲,喜欢自己小孙女儿的好爷爷。

所以,一个“玩”字上。

他老伴儿的看法作法是一致的,就是要充分利用这个玩字,给小孙女儿来点启蒙教育,填鸭饱肚和拔苗助长。现在还不懂?不要紧!

重要的是,培养彤彤的好习惯。

熟悉学习要求。体会学习氛围云云。要抓紧啊!不抓紧不行啊!你看那上海的大街小巷,公园乐园,凡是宽敞一点儿的公共场所,最多的是各种人潮。

最亮眼的,是各式童车。

童车里坐着咿咿呀呀的小天使,仿佛全中国全世界的小天使们,都穿着漂亮衣服,集中到了上海滩,开一块旷古未有的小天使聚会……

天啊!这么多的小彤彤。

这么多的小孙女儿,外孙女儿,承载着二个家庭六个大人三代人的希望,光玩,不学,行吗?“好啦,注意啦,现在是,学习时间!”

白何抓起了生字牌,严肃的看着小孙女儿。

“认不认字呀?”小可爱就大声回答:“要!”于是,填鸭就开始了。“跟着爷爷念,哎莫忙。”白何马上醒悟,捂捂自己嘴巴。

儿子给他讲过自己的教训,因此,要注意总结归纳开拓呢。

顿顿,估计彤彤忘记了,才举起一张字牌:“爸爸!”“爸爸!”“妈妈!”“妈妈!”“公鸡!”“公鸡,喔喔喔!”小家伙不但有板有眼的跟着念,还不时来点发挥创意。

“猕猴桃!”“猕猴桃,好好吃呀!”

小可爱惟妙惟肖的学着奶奶,把白何逗得差点儿笑翻……“好了,抱出来。”白何就把生字牌收起,抱起彤彤出了屋。

老伴儿正愁眉苦脸的站在厨房门口。

“你说,今天是儿子媳妇第一次来租赁房吃饭,喂不喂呢?”“喂,怎么不喂?免得等会儿大家都不愉快。”白何把小孙女儿放在儿童餐椅上。

一面细心给她扣上塑扣,系上饭巾。

一面回答到:“科学育儿法呀,这不能吃,那不能动的,也不看孩子才多大?”事情起因很简单,彤彤特喜吃奶奶买的进口饼干,每次吃饭前,就可爱的缠着奶奶要饼干。

奶奶自然一口答应,端下饼干盒。

把盖旋下让她拿着,然后把名种形状的饼干,倒在盖子里,由小孙女儿自己选择。要说彤彤也挺自觉和懂事,奶奶说一次不能拿多了。

马上要吃饭啦,只能拿二块哦。

一块喂在自己嘴巴里吃掉,一块捏着饭后吃。彤彤就照做不误。届时,有时尽管她再烦再哭闹,可只要奶奶一说拿饼干,就乖巧地吮吸着自己的大姆指,不哭也不闹。

就等着奶奶把饼干盖,塞到自己手心。

说实话,对此老俩口也反复讨论过,这样做究竟好不好?会不会无意中培养小孙女儿的不良习惯?最后结论,并无大恙!

毕竟孩子还小,还有呢。

这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坏毛病。因此,继续给饼干。可坚持每次只给二块,一块当场吃,一块饭后吃。眼看得俩婆孙配合得天衣无缝,十分默契,白何好不高兴。

可是不久即给小俩口破坏了。

那是个星期天晚上,小俩口带着彤彤外出玩了回来。因为晚上在餐厅吃饭时,彤彤顾着玩儿没有吃,所以路过租赁房时,小俩口就带她上来吃饭。

在外面玩了一整天的的小孙女儿。

依然很兴奋,见了爷爷奶奶就要吃饼干,并习惯性可爱的摊开自己的小手,等着那枚粉色的盒盖,塞进自己的手心。

老伴儿自然去拿饼干盒。

这时,白驹以很不耐烦的神态,对老妈说:“不行!不能给她。科学育儿法说的,饭前不能吃饼干。并且不能孩子要什么,就给什么,这样下去只能害了她。”

这是儿子当着媳妇的面,第一次以彤彤的父亲和监护人名义,对自己老妈严正的提出要求。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阵势的老太太,的确是呆住了。一向能言善辩的退休教师,张口结舌,不知所措。白何也是如此。

你说反驳吗?可当着媳妇。

又潜意识地要顾着儿子的面子;不反驳吗?面子上又下不来,这不等于就是说一向强势了几十年的老妈,突然被剥掉了外衣,露出了真正的虚弱?

总之,场面极其尴尬难堪。

按理,事至如此,白驹就该适可而止,委婉的再说点别的什么,让老妈下台。可这小子不知是故意在老婆面前,表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

还是的确不知道,这种场合该怎样处理?

跟着又来了一句:“所以说二代人看法不同,这样怎么能同啊?”把个老俩口呛得满面阴霾,哭笑不得。更麻烦的是,彤彤可可爱爱地等着饼干。

等了老久,奶奶的盒盖。

可还没塞进自己手心,意识到了不妙,哇的声大哭起来。边哭边嚷嚷:“鸣,饼干,我要饼干。奶奶,饼干!”老太太只好俯下身子。

“吃饭前不能吃饼干,听爸爸的话,彤彤乖哦。”

可怜的小家伙,怎么也不明白,以前只要一嚷嚷,奶奶就把饼干盖塞在自己手心,然后是愉快的扑通扑通,饼干倒进盖子的声音,还有奶奶夸张的惊叫:“啊哟,一个大狗熊哇,好好吃哦。啊哟,一只小花狗呀,好好玩哦。”

可今天,怎么这一切都变啦?

大狗熊小花狗没啦,灰太狼喜洋洋也没啦,怎么回事了呀?于是,哇哇哇!“鸣,饼干,我要饼干。奶奶,饼干!”于是,又响起老迈且无奈的嗓音。

“吃饭前不能吃饼干,听爸爸的话,彤彤乖哦。”

一边的白何,那个心里啊,又气又急又怒又痛!可他咬着牙齿,硬生生的忍着。毕竟,白驹长大啦!现在是彤彤的生身父亲和法定监护人,有这权力也有这责任。

对自己的老爸老妈,提出自己的合理要求。

俱往矣,儿子30年来的温顺,在这一瞬时变成了犟强;父母30年来的威风,在这一瞬间灰飞烟灭……看得出,老伴儿无奈且酸楚,白何焦灼更感概万千。

老俩口的心理上,都还没完全准备好。

就迎来了儿子致命一击,谁之过?白驹呢,也是脸孔有些阴暗发白,看样子,心里也一定翻江倒海。可是,他觉得自己不能让步。

因为这关系到。

彤彤能否安全良性成长,从小养成良好生活习惯的重大问题,绝对不可动摇和等闲视之。因此,任由女儿哇哇大哭,任由父母恼羞成怒。

他算定当着妙香。

老爸老妈决不会不顾自己面子,而只能强忍着罢啦。白驹赌对了!其实呢,他早就对老妈的许多习惯不满了。比如,彤彤一吃饭,老妈就拍手给她唱歌。

什么小老鼠上灯台,拔萝卜、蜗牛与黄鹂鸟云云,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嘛!

要不就是念经一样,念着妈妈、妈妈、妈妈, 妈妈的爸爸叫什么? 妈妈的爸爸叫外公。 妈妈的妈妈叫什么? 妈妈的妈妈叫外婆。 妈妈的兄弟叫什么? 妈妈的兄弟叫舅舅。 妈妈的姐妹叫什么? 妈妈的姐妹叫阿姨云云,听着就牛头不对马嘴嘛!

又比如,该到了。

彤彤的午餐和午觉时间,总会莫明其妙的超过或拖延,理由是小孩子哪有那么按部就班,准确无误?当年我带你的时候,你几时这么听话来着云云。

一段时间来,彤彤由岳父母和自己带时。

一到吃饭时间,就爱可爱的站着,双手微微伸出作接收状,嘴里还嚷嚷到:“爸爸饼干,二块!”或是“阿婆饼干,二块!”

岳父母倒是乐得前仰后俯。

不可言名,知道一定是亲家教的,为此高兴得合不上嘴巴。小俩口却面面相觑,明白一定是爷爷奶奶干的“好事儿”,为此郁闷得不知所措。

所以,白驹想来想去。

决定痛下决心,为自小培养教育好女儿,一定要制止爸妈的“愚蠢行为”。为此,做了精心准备和预演。当然,事情的最后结局,自然是按照白驹的设想发展。

爸妈虽然满腹不高兴,却强忍着,强忍着……

性格急燥的老爸,最后居然转身躲到了厨房……而可怜的小彤彤,哭到最后似乎也明白了,今天有点不妙,还是不要饼干乖乖的吃饭罢。

当然,聪明的妙香。

在旁边一直一声不吭,直到最后抱彤彤离开时,才捏着女儿的小手,对着公婆连连摇动:“谢谢爷爷奶奶了哦,爷爷奶奶弄的饭,好好吃呀,彤彤还要来吃的呀。”

小俩口倒是抱着女儿凯旋而归。

唯有留下老俩口百感交集,面面相觑,半天做声不得。尔后,退休教师长叹一声:“唉,长知识长知识啊!老头子,儿子长大了,我们却长老了。以前是三娘教子,现在得接受子教三娘罗。难怪学校有老师告诉我,给儿子带孩子是三部曲,首先得端正自己心态,其次得放下架子,虚心学习,最后是忍得,受得,拿得,做得,走得!我现在全明白了啊!哈哈,三部曲!金玉良言,放之四海皆准!但愿30年后白驹当了外公,也唱这三部曲呀。”

白何微皱眉,却若有所思。

“也许,儿子是对的。学吧,你不是常教育我,人不学,要落后吗?学呗。”老伴儿欲哭无泪:“当着媳妇的面,儿子怎么拉得下脸?这狗东西变啦,变得我不认识啦。”

“这个嘛”

白何字斟句酌,他也觉得儿子,好像是故意这样做的:“空了,没人时,我给他说说。”“你敢?”老太太瞪瞪眼睛:“需要你说吗?你会说吗?你又能说些什么?再说,儿子听你的吗?”

叮……

白何抓起手机瞧瞧:“白驹打来的,”话音未落,老太太一把抓了过去,双手紧握着凑在自己耳朵上,嗯嗯呀呀的好一会儿 ,才余兴未了的取下来。

“嗯,儿子说了,自己急切了点,对不起,请爸妈谅解。”

面带喜色,阴转晴天:“我就说嘛,怎么这么硬邦邦的呀?我还以为是受了媳妇的挑唆呢。结果与人家妙香没事儿,还吵他呢。嗯该吵该吵,这狗东西!连老妈的面子也不顾啦?真的是起义造反啦!”

亲妮的骂一歇,看着老头子。

认真的说:“算了,我看儿子说得也对,就按他的方法办吧。要不然,彤彤进了幼儿园,谁会每次吃饭胶,给她饼干啊?”白何踱到了一边。

暗暗为儿子的聪明叫绝。

知儿莫如父,白驹为此所作的精心策划,瞒不过白何。白何虽然还不敢确定,在这之中妙香起了什么作用?但有一点,媳妇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是明智之举。

而且走的时候,她也表现得不错。

尽管未必是完全出于真心,可毕竟起到了缓和二代人矛盾,安抚婆婆的好作用。不是有个成语,江山易移,本性难改吗?

这人啊,上了点年纪。

面对自己的小孙孙,的确容易控制不住自己,先就变成了和小孙孙一样的老小孩;可是第三天中午,老俩口带彤彤回到租赁房,彤彤轻易就摧毁老俩口,特别是奶奶的抵抗防线。

到吃饭时,彤彤往奶奶面前一站。

可爱地伸出了嫩白白的双手:“奶奶,饼干,二块!”哗啦啦,可怜的奶奶刹那间全线崩溃,屁颠颠的吩咐老头儿,把藏在立柜里的饼干盒,全都拿出来。

还智勇双全,对白何启迪。

“没事儿,我们抓紧点,争取在白驹来接之前,就把彤彤喂好,不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儿吗?”于是,白驹来接女儿时,老太太告诉他,彤彤己经吃完了饭。

吃得乖乖的,有饭有菜好一大碗哟云云,不提。

所以,现在老太太又打算故伎重演。白何想想,也点头。这是儿子和媳妇第一次到租赁房吃饭,要是彤彤又当着小俩口,嚷嚷着要饼干,岂不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想来想去,看来,还是按老太太的主意办好。

厨房里,老伴儿加快了炒菜速度,一面把煮好的小馄饨端出来,吩咐老头子:“你学着喂,慢一点,莫烫着彤彤了。”白何苦着脸孔,勉为其难的点头。

可是他,从没单独喂过小孙女儿。

而被奶奶喂习惯了的彤彤,也不愿意爷爷喂。结果,白何弄得满头大汗,洒了一地,小孙女儿却连半只馄饨也没吃完。

好容易盼到老太太弄好了菜,出来接过继续喂,白何才逃过一劫。

这边儿刚喂好彤彤,那边儿白驹就叩响了门。白何打开防盗门,彤彤欢呼着扑进爸爸的怀抱,父女俩好一阵嘻笑亲热。

老妈告诉儿子,彤彤己吃得饱饱的了云云。

儿子好像早洞悉了老妈的把戏,笑笑,未可置否。五分钟后,叩门声又响起,妙香到了。要说退休教师的厨艺,没说的。小俩口吃得满头大汗,赞不绝口。

老太太高兴得跑进跑出,为儿子媳妇加菜添佐料的,忙得不亦乐乎!

吃完饭,小俩口照例各自拿着自己的碗筷,进了厨房。白何连连说:“放在灶上,放在灶上,我来洗。”他瞟到儿子和老妈进了小屋,知道一准是买车之事。

这事儿呢,老俩口早商量过。

现在不过是,由老太太落实罢了。洗好碗,白何出来在客厅看平板,妙香和彤彤在大屋里嘻嘻哈哈,儿子和母亲在一起唠唠叨叨,软声款语。

好幅二代人各得其乐,和睦相处的极乐图!

大概十几分钟后,母子俩出来了,各自阴郁着脸气呼呼的。白何惊觉到不对,怎么,谈崩了?应该不会呀,不就是借几万块钱给白驹买车吗?

老伴儿自己也同意,并且还做我的思想工作呢。

白驹抱着彤彤就欲出门,还是妙香暗暗拉住了他,捏着女儿的手,勉勉强强对爷爷奶奶说了再见,小俩山这才逃窜似的出了门。

一般这时候,老太太都是屁颠颠出门。

跟着送到电梯口,帮忙捺了电梯键,等电梯上来小俩口进去后,才挥手告别笑呵呵的离开。可今天的老太太,虎着脸根本连门也没跨出。

这让白何,有一种不详之感。

“你怎么啦?”关上房门,白何迫不及待的问到:“不是说,随便怎样都不冒火吗?”“我给你说了,你比我还不如。”

老太太气呼呼,解下自己身上的围腰。

使劲儿扔在椅子上:“这种儿子,当初还不如把他扔在桶里溺死么台。”“哦?”白何瞪起了眼睛。前面说过,一般而言,白何对老伴儿的唠唠叨叨,甚至摔东西,跺脚和骂人云云,都不大理睬。

顶多有气无力的劝劝。

对方不听,也就随她算了。可这骂人的话可不对了,儿子只有一个,来不来死呀死的,太不吉兆,必须制止:“怎么这样说白驹呢?儿子啊!又不是外人。”

“外人?是外人就好罗,我顶多看不惯,听不惯,屁股一拍走人事。”

老太太的嘴唇开始变紫,脸膛也有些泛红。

老伴儿有高血压,平时吃药控制到,不生气就好些,如果是即没吃药又在生气,瞧吧,那嘴唇就会慢慢变紫,脸颊越来越泛红,表示体内的血压在慢慢升高,必须恢复平静,否则,后果很严重。

记得好几次都因为购物。

老伴儿和女营业员发生吵嘴,各自都认为自己有理,互不相让。到危难关头,白何都无奈祭起这法宝,拦在其中,朝对方大喊。

“算了行不?她有高血压,你这样刺激争强,出了人命脱不到手哦。”

一般呢,对方马上醒悟,闭上嘴巴悻悻的溜掉。这是对有一定疾病理疗知识的营业员,如果碰上那些二杆子的年轻女汉子营业员,事情就麻烦得多了。

那次,是在内地一大型商场。

又因为购物,老太太和女营业员吵了起来。这个女营业员很年轻,一脸的不暗人世和不屑,大有不吵到对方服输不停地步。

眼见得老太太。

嘴唇越来越紫,脸膛越来越泛红,白何真急了,疾步走到那女汉子面前:“算了行不?她有高血压,你这样刺激争强,出了人命脱不到手哦。”

没想到女汉子。

一嘴还过来:“少给我来这套,老娘又不是吓大的。有高血压就很了不起吗?我还是低血糖,从小营养不良,一点也急不得哟。”

那边,老太太狂叫一声。

就扑了上来,慌得白何把她拦腰一抱,狠狠二个大耳光抽向女汉子……事情闹大了,值班经理和商场一干头儿都闻讯而至,而老太太也瘫倒在白何怀里。

幸亏这一干人,都是行家。

一看皆大惊失色,抱的抱,劝的劝,掐人中的掐人中,打的打120,乱成一团。当然,在紧急赶到的120医生现场抢救下,老伴儿脱离了险境。

而那个女汉子,也吓得三魂掉了二魂。

被二个保安拦着浑身乱抖,双手捂脸,嘤嘤嘤的只顾哭泣……现在,怎么回事?白何不敢作声了,找出降压药片,倒上半杯凉白开,一并递了过来,并作好随时打120的准备。

见老头子没吭声,又拿药倒水的。

老太太好像气消了一点,伸手接过药片,喂进自己嘴巴,然后一仰脖,咕嘟咕噜。白何松松气,想起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汉子营业员,不禁摇摇头。

“你摇头作什么?”

不想被老太太看到了,又粘上来:“难道我说错了?外人可以变成儿子,儿子也可以变成外人,现在这年头,什么都可能发生,你不懂?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不会让白驹当时留在上海。上海滩啊,冒险家的乐园!坏人在这儿更坏,好人在这儿变坏。儿子原来多单纯,哪来的这么多坏毛病?还不都是你造成的?”

白何烦不胜烦,皱起眉头,咬紧牙关。

他妈的,这鬼老太婆,又来了不是?这是哪跟哪呵?我真想一走了之啊!二年半前,面临在读研究生即将毕业的白驹,和天下所有学子一样,开始了找工作。

现在呢,倒也证实了退休教师老妈的先见。

具有复旦大学计算机硕士学位的白驹,显然具有一般普通高校本科生,不能相比的就职优势。事实上,大家都知道。

研究生以上的高学历毕业生,历来都是国内外大企业,和世界500强,高度重视和优先招用的对象。

还没从在读研究生毕业的的白驹,先后被世界500强之一的德国公司,中国移动,中国上海宝山钢铁集团等看中,并分别进行了面试约谈。

这时候的白驹,还想着回重庆发展。

重庆,位于中国内陆西南部、长江上游,四川盆地东南部,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城市。重庆曾为战时陪都,远东反法西斯指挥中心。

别称山城、渝都,雾都、桥都。

中华人民共和国直辖市,国家中心城市,长江上游地区经济中心和金融中心,及航运、文化、教育、科技中心。1997年6月18日上午,重庆市各界3500多名代表举行了直辖市挂牌揭幕大会。

要说白驹的个人发展前途,比他留在上海有过之无不及。

因此,白驹在上海与各大企业频繁接触时,又偷偷报考了重庆海关。不久,好消息传来,白驹竟然超过了重庆海关的报考线12分,遥居当时全国各地报考成者海关研究生之首。

紧跟着,白驹在一个傍晚。

坐飞机飞回了重庆,参加第二天重庆海关的面试。当夜,白何,还没退休的高级教师老妈,连同一大帮亲朋好友,叽叽喳喳,纷纷扬扬,各抒己见,互论长短。

为白驹是留在上海还是回到重庆?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当然,至天明谁也说服不了谁,即或相互说服了又怎样?最后,还是得白驹和老妈定。要知道,三年前大本毕业后,白驹是不想再读研,就此找个工作算了的。

是教师老妈,挟强势母亲之威。

利用高级教师的视野,说服了儿子继续读研,也才有了如今白驹恃才自傲,待价而沽的底气和本钱。所以,现在白驹的去留,实际上凭着教师老妈的裁决。

白何对此意见,也莫衷一是。

但他,更倾向于儿子回家发展。就这样,在老妈的裁决下,面试后的白驹最终决定留在上海发展,第二天一早便飞回了上海。

以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

这其中还有个小插曲。就是那个中国上海宝山钢铁集团,为了留住人才,指责白驹来集团公司填表面谈后,又不到岗报到是违约,按照合同规定,要罚款违约金5000人民币。

否则,就乖乖的来报到吧。

教师老妈雪中送炭,立马给儿子汇去了5000块人民币,白驹潇潇洒洒的交了罚金,才得以脱身。这笔帐算起来,家里单为儿子的工作一事,就花去了将近二万块。

儿子终于如愿,从在读研究生毕了业。

不久即获得了上海市户口,然后是工作,恋爱,买房,生子……眼看着老俩口一辈子的心血和期盼,越来越要天逐人愿,饴养天年了。

没想到这一带孩子,就带出了这些麻烦。

懊悔中,老太太倒是直言不讳,指责就是因为白何的原因,自己当初才作出了,让儿子留在上海的错误决定。

白何为此也曾与其争辩,到底是因为我什么原因?

老太太总是一口咬定,因为你脾气不好,因为你性格犟强,因为你好吃懒做,因为你无钱又无权,因为……总之,众多的因为最后合成一个因为。

就是因为你,儿子留在了上海。

即然这样,白何也不再问个究竟,就权当老太太开唠时,喜欢设定一个唠叨话题和唠叨对象一样,自己因为离她站得最近,不幸成了她唠叨的首选,自认倒霉算了。

除此之外,你还能怎样?

可没想,今晚上老太太又搬了出来,这实在是令白驹无可奈何,冷暖自知。老太太吃了药后,盘腿坐在床上,双手交叉落在腿上,闭目养神。

白何探探头,认真的瞧瞧。

从神态上看,脸色,嘴唇和情绪,也都恢复了正常,白何悄悄松了口气。说实在的,老太太虽然罗嗦一点,喜欢唠唠叨叨,还喜欢找替死鬼,替罪羊和各种借口,可心地善良。

行为端正,自敛节约,人也正派。

几十年来,为了这个家,费尽心血,含辛菇苦,白何是深深看在眼里的。人生如梦,浮光掠影,去去回回,烟雨红尘。

正如那个宋代蒋捷的《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心的狂放,力的弱怯。

最终让曾经强有力的男人,退到了生活的幕后。幕前,则由曾经是有意无意,躲藏在男人背后的女人牢牢占据,成了老太太们指点江山,恣意表演的大舞台。

数点天下,激扬文字。

你看看有几个进入老年的家庭,不是由大妈老太太们说了算?难怪,聪明的商家便发明了一个新名词儿:大妈经济!

所以,老伴儿对白何现在的重要性。

不亚于养老金,不亚于儿子和小孙女儿,甚至,更超过了这一切,等于就是老头儿的第二生命!只要她健康的活着,白何才有正常的生活。

这个家庭,才能更好地延续生命之火,一代代的向下燃烧传递!

“水!”佛陀般端坐着的老太太,叹息似吐出一个字,又岿然不动。白何送过她的专用水杯,瞅着她蜻蜓点水似的呷呷,又伸手接过来。

他明白,老太太要说,今晚发火的主要原因啦。

“好了,我发了这么多的火,也该说说正事儿啦。”老太太睁开眼睛:“我们不是同意白驹买车的吗?”白何点点头。

“以借款的方式,这个狗东西,哪次借了有还的呀?”

老太太亲妮的骂上了,这让白何心里轻松:“儿子嘛,以后这一切,还不都是他的?”“说来也是这个理儿!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留给儿子留给谁呀?所以我从来没计较过,你老头子是看在眼里的。”

白何又点头,这话不假!有苍天作证!

“可这次是实在把我气坏了,我气得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啦,真是气糊涂了呀。”白驹眨眼睛想,老太太,你就别糊涂了行不?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嘛?

“说好借7万,亲家借5万,剩下的小俩口自己添的嘛。可白驹又突然提出,再借给他40万。”

老太太有意停停,看看老头儿。

白何的眼睛,早金鱼似的鼓了起来:“40万?这个狗东西,为什么?”“他看中了一处二手电梯房,准备换房呗。”

白何大吃一惊:“换房?没听他讲过呀。”

首发散文网:/novel/vqxcpkqf.html

原创长篇连载:上海屋檐下·第1部·第35章风云骤变的评论 (共 8 条)

  • 旭煜炘
  • 雪儿
  • 心静如水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草木白雪
  • 漫舞洛城
    漫舞洛城 推荐阅读并说 一门心思选好文,百花丛中觅新人!让文学来温暖整个世界,你的关爱和支持就是散文网不断发展和壮大的坚硬基石和有力保障,在鲜花铺就红毯的圆梦路上,有你有我的不离不弃和温馨相伴,人生注定更精彩,再次谢谢你我最亲爱的朋友!顺祝工作心情都愉快!
  • 奇书

    奇书:漫舞洛城老师: 您好!我正在贵网上连载的长篇,今天续发时发不起了,系统提示:因这近期广告盗加原因,需贵网管理员审核后才能发布,不知是怎么回事?以前也遇到过,这一审核就是无期,结果是就此中断。好不容易有了一定的读者,突然流失了。不知您能不能帮忙处理处理哦?提前谢谢了。 作者:奇书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