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五部:泰山除魔第一百二十八章节:天启冤臣如牛毛,天降灾祸

2019-09-17 19:52 作者:飞翔的鹰耿彪  | 10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浪子江湖笑狂沙】

第五部:泰山除魔

第一百二十八章节:天启冤臣如牛毛,天降灾祸宣武门。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归前文咱们接着讲天启五年十二月御史卢承钦求媚魏忠贤乃仿王绍徽《点将录》前事曾言曰:“东林自顾宪成、 李三才、 赵南星、施效仁而外之,又如王图、 高攀龙等谓之副帅也, 曹于汴、 汤兆京史记事者,诸如魏大中、 袁化中谓之先锋也,丁元荐、沈正宗、 李朴、贺烺,谓之敢死队军人而, 孙丕扬、 邹元标谓之土木魔神请以党人姓名罪状榜示海内。然”魏忠贤大喜敕所司刊籍凡党人已罪未罪者悉刊名其中。而此刻郑芝龙被荷兰东印度公司接纳为通事乘船离开日本前往台湾,天启五年初后又脱离东印度公司加入李旦海盗集团。

天启四年二月初十日扬州发生了大地震(六级地震)。 南直应天府苏、松、凤、泗、淮、扬、滁州等处同日地震扬州倒卸城垣三百八十余垛,城铺二十余处。天启四年五月明朝军队猛攻澎湖。缺乏战争准备的荷兰人抵挡不住被迫转移到台湾大员(今台南安平),侵占了台湾南部地区并于十八年后击败西班牙独占了整个台湾。天启四年九月,荷兰殖民者侵占了台湾,九月一日上海地震上海境内唯一的一次破坏性地震,上海民居有倾者最远波及江苏常熟,正好位于大场-南市中更新世断裂段的东南端部。然荷兰殖民者万历中叶来到中国,曾经于万历三十三年七月侵占澎湖伐木建房为久居计,并借中国商人李锦、潘李、郭震致书明朝。福建巡抚徐学聚禁商民下海断其接济,荷兰人无所得食乃于十月末离去后又侵夺台湾地筑室耕田,久留不去接着又出据澎湖筑城设守以求通商。当时,守臣说以毁城远徙即可通商,荷兰人乃于天启三年毁城移舟离去,巡抚商周祚以遵谕远徙上闻。但荷兰人仍旧占据着台湾既而复筑城澎湖进犯厦门为明军所败乃又求和。再许其毁城远徙而又复筑如故后又停泊风樻仔出没沿海地区要求互市。而海寇李旦复助之,滨海郡邑为之戒严。

天启四年正月杭州有诸生家张灯,不慎火起延烧房屋九营兵卒乘乱而起抆钱塘门外更楼十座。当时有杨把总约束营兵勿予乱被各兵捆绑还营悬之高竿欲以弓箭射之,两游击好言抚慰乃定杨把总被革职。天启四年二月三十日京师滦州(今河北滦县)地震。先是十三日,蓟州、永平、山海关等地屡震震坏城郭庐舍无算。至是滦州大震坏庐舍无数地裂涌水异物。乐亭旧铺庄地裂涌黑水高尺余迁安声如巨雷塌坏城垣民舍无数。卢龙震倒官民房舍甚多。京城内宫殿动摇有声铜缸之水腾波震荡。这次地震连续时间长有的一日二、三震,如东安辰巳时地震至申时又震从乾起有声。迁安一日数十震卢龙、滦州持续达四十余日。至三月初二日京师又震三次。大城地累震屋瓦动摇夜不敢寝多有露宿者东光地大震物皆摇动。昌黎、新安、真定府、蓟州、遵化、玉田、河间府、保定府、天津三卫以东山东临邑、德平、海丰、武定州(今惠民)等二十余州县皆震震中烈度震级为六点二五级。(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天启四年五月初九日诏增加盐税除陕西河东池盐以及云南旧额不增外,其两淮、两浙、长芦、山东、福建、广东、四川共增课五十四万七千九百九十三两。

天启四年五月,福宁州官兵由于仓官林廷柱盗窃军储不及时发饷州同徐士璋收受贿赂而不追究,王州守又包庇佐贰而不为调解。致使士兵张天锡、王一经等忍无可忍与众兵卒一起关闭城门包围官署殴打贪吏,树旗拆屋城门关闭达十三天至守道朱宋或作震生往视抚之乃定。

天启四年四月汪文言下狱,东厂太监魏忠贤本想借机罗织罪名打击外廷。但刘侨结案很快忠贤大怒,以私人许显纯代刘侨掌镇抚司正人日危。于是左副都御史杨涟愤甚于六月初一日抗疏劾魏忠贤二十四大罪疏末云"掖廷都城,即大小臣工皆知有忠贤却不知有皇上乞正法以快神人之愤客氏使居外宅,"无厚其毒"疏上忠贤惧求解于大学士韩(火广),(火广)不应。忠贤遂在熹宗面前哭诉且辞东厂,而客氏从旁为之剖析王体乾等从旁赞之,熹宗懵然不辨遂温谕留忠贤而严旨责涟。杨涟既劾魏忠贤一时抗疏继之者,南北台、省、卿、达七十余人交章论忠贤不法熹宗皆传旨切责之。

郑成功天启四年七月十日于两广总督胡应台奏云:广州民变由于米贵殴击知府程光阳辱及巡按斩杀为首者五人乃定。天启四年七月黄河决口于徐州魁山堤东北灌州城,城中水深一丈三尺河水一自南门至云龙山西北大安桥入石狗湖,一由旧支河南流至邓二庄历租沟东南以达小河出白洋仍与黄会。徐民集赀迁州治于云龙山。

天启四年正月王三善败殁以抚治郧阳右副都御史蔡复一进兵部右侍郎代巡抚贵州,寻代杨述中总督贵州、云南、湖广军务兼巡抚贵州。时安邦彦进围普定结四十营绵亘二十里。十一月,蔡复一檄总兵官鲁钦、黄钺等分道御之。钦败敌于汪家冲钺败敌于蒋义寨,参将尹伸守普定亦败敌与大军会合。邦彦执窘渡河西奔。钦、钺督诸将穷追长驱织金焚营数十里获牛马甲仗无算。也就是端午节次日上午九点左右,现北京宣武门一带发生了重大的“爆炸”。人们只听见砰的一声感觉天地都在晃动,随后就听见东西往下掉的声音。睁眼就看见满地的尸体人的头、耳、胳膊、腿、身体从空中掉落满街都是碎尸。天启四年今北京宣武门一带发生惨重灾变至今都是未解之谜,有人说是炸弹还有人说是地球爆炸这是一个千古谜团。

天启四年北京宣武门灾变,就在当天早上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倾刻,大震一声天崩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若乱丝若五色若灵芝状的烟气冲天而起经久方散。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上万间房屋,两万余人皆成粉碎状瓦砾盈空而下人头及臂、腿、耳、鼻等纷纷从空中落下。其街面上碎尸杂叠血腥味浓。人亡惨痛驴马鸡同时毙尽。在北京宣武门内施工的匠师两千余人被从高大的脚手架上震落摔成肉饼。成片的树木连根拔起飘飞远处。石附马大街一酋五百公斤重的大石狮子也飞出顺城门外。象来街的皇家象苑象房全部倾倒成群大象受惊面出狂奔四方。其死难者奇况颇多。承恩寺街上八人抬一女轿正走时赶上灾变,大轿被打坏放在街心轿中女客及八名轿夫全都不见了。莱市口有位姓周的绍兴来客正与六个人说话,忽然头颅飞去躯肢地而近旁六个人则无恙。令人咄咄称怪的是死难者与受伤者以及无恙者,都在灾变中瞬间被剥光了衣服赤身裸体。

天启五年春二月,其阁臣李应升迁居被狱,因上书奏折诉状司秉总管魏忠贤,涉案图谋有忤逆之嫌、私养三千死士,暗造兵甲、训于杭州、沧州以及燕山腹地。不五日,便秘密下了天字号狱牢。李应升,字次见号仲达,江阴人。万历四十一年进士授南康府推官升御史。疏论魏广微有阁臣负罪愈骄谨平心参驳以拆凶锋疏。疏论魏忠贤有罪珰巧于护身明主不宜分过疏。大触逆珰矫旨以缇骑逮公。公即行至府驿中见驿亭有方寿州所题诗,泣下乃赋一绝云:君怜幼子呱呱泣,我为高堂步步思。最是临风凄切处,壁间俱是断肠诗。夜不能寐作诗别契友徐时进,并托死后作传诗云:相逢脉脉共凄伤,讶我无情似木肠。有客冲冠歌易水,不将儿女泪沾裳。第二绝云:南州高士旧知闻,如水交情义拂云。他日清朝好秉笔,党人碑后勒遗文。时徐元修送行而公夜起作此。四月公抵京下镇抚司拷掠追赃。闰六月初九日遗书诫其子诗曰:白云渺渺迷归梦,春草凄凄泣路歧。寄语儿曹焚笔砚,好将犁犊听黄鹂。明日乃死于狱崇祯登极,初拟谥忠悫又拟忠悼。

天启五年春三月,初五日辰时。客氏,遗毒毙宫。唯、锦衣总管魏,忽携大内锦衣百余人,密布封内城,禁皇后众人于大内,密不外宣。原,光宗选侍赵氏与客魏不协。矫旨赐死。裕妃张氏方娠膺册封礼,客氏谮于上绝饮食闭禳道中饥死。成妃李氏诞二公子而殇。先是冯贵人劝上罢内操,客魏恶之矫旨赐死成妃从容为上言之乃革封绝饮食。成妃鉴裕妃饥死密储饮食壁间,数日得不死。客魏怒稍解斥为宫人皇后张氏素精明,客魏惮之后方娠客氏密布心腹,宫人奉御无状殒焉又于上郊天之期掩杀胡贵人以暴疾闻。此间,传说异说甚多,众说疑云众众也。

要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首发散文网:/novel/vmrvpkqf.html

【浪子江湖笑狂沙】第五部:泰山除魔第一百二十八章节:天启冤臣如牛毛,天降灾祸的评论 (共 10 条)

  • 雪
  • 漫舞洛城
  • 清眸流盼
  • 雪儿
  • 淡了红颜
  • 浪子狐
  • 王东强
  • 诗心云卿
  • 时空线索
  • 林老家户

    林老家户:这个网站还有这么深奥的作品,只能曲高和寡。

    赞(0)回复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