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 注册

【原创】池横小说《92----1000》歇脚地

2019-09-11 10:43 作者:池横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冻花港有家盲人按摩店很出名,我走进去,吧台背景墙挂了张凶猛的藏獒,饥渴的嘴张得很大,藏獒下面还有一排字:

来!喝口咖啡,纯净一下。

吧台女微笑着送给我一阵春风,风影走过,我瞄了她一眼:她像根干材,面颊青春润色,一双灵动的眼珠,弯月口池,身体畅流着肝脾中的生命之水。

她上衣层次清楚,内衣包裹得很紧,两座山峰,凌空与胸口之上,腹部像滑梯一样一直滑向两腿间的深谷。一条齐根牛仔裤撕成纸片,宽阔的裤筒惹得很多双眼睛想翻进去,伸出头品尝一下藏獒奔腾出来的巢穴。我叫她云彩。

“美女,我肩和腰很不舒服,帮我治治。”

云彩:“技师老鲍这会很忙,客人很多,这样吧,你先喝杯咖啡,坐会,等会儿我来帮你按排。”( 文章阅读网:www.fxf99.com )

云彩端着杯子走来,然后拿出一袋咖啡撕开,倒在杯子里,勺子斜放至开水炉,按自动键出水,开水在咖啡杯里翻滚,腾起一阵白雾,烟雾缭绕冲着天带出一阵浓烈的香味。

“咖啡是免费的。”云彩补充了一句。

我坐定在窗前,拿着勺搅着浓香的咖啡,喧腾的咖啡热浪在空气中腾腾向上飞去,屋子里顿时又增添了一阵诱人的香味,浓烈的香味刺激我血管里的血液加速循环。

跟着进来一个女人:她手上拿着手机,带着春风,爽爽走来。她穿着浅黄色的上装,一条红色短裙包裹着她丰满的股部,两条粉藕色细嫩的腿,迈出青春的旋律,一直迈向5g的空间。

云彩,依然给了她一杯浓香咖啡,她依然端着咖啡,坐到屋内靠包间的门边。她抓住勺搅拌着浓浓的咖啡,腾腾起飞的浓香洒满全屋。我叫她风采。

大厅里横竖放着十几张床铺,每个床铺上躺着不是男人就是女人,她们朦着眼罩,醉卧在床上,灵魂早已飞走,只有火焰般身躯被老鲍灵魂之手挥舞着,她们的心在寂静中寻找方向。

坐在风采边上还有一个女人,靠着墙角坐着,她叫妮姐。

妮姐一张苹果脸很细嫩,像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杯酸奶,除了光滑白洁之外还有月夜下的光芒。她肥大的身体,在富裕的环境下,胸脯画出堕落者的尺度。她冷冷的眼光瞄着躺在床上所有男人。她搅着浓浓的咖啡呷着。

有名的大师叫老鲍,两眼全闭,耳朵前后扇动,嘴很甜。整个人体型很标准,貌似帅哥。很多美女冲着他无眼而去。据说老鲍还有几个招牌动作,很受女人们喜欢,他店里生意,就是这些爱好者捧起来的。

我虽然想找老鲍摸摸腿打打腰椎间盘,和他说几句精典的话,可现在沾不到景色,只能静静地坐在墙角等待。

一会又进来一个小伙二十来岁,剃着坟帽头,(头中央留一点头发)高大身材戴副眼镜:

“美女,我车停在你门口还有问题啊?”

云彩:“没关系,有事老鲍会给你摆平的。”

“不要让戴白帽子人给我贴上黄单,一百块钱三分。”

“不会的,不会的,那些白帽子跟老鲍都很熟,他们常在一起吃饭,打麻将。”

小伙端着咖啡自己找位子坐下。

大厅里的女人,沉睡在白色的床铺中间,依偎着畅通的神经发出心灵的叫唤。女人们胸脯膨胀,哼哼唧唧的享受老鲍优质的服务。

老鲍手不停的搬弄一个女人的腿,左打又敲,在她腰寸下做文章,然后打开她的两腿,右放在她腿的中间,使劲捂住她的河蚌肉,另支手搬着腿朝中间一夹,用力朝下按住不动,将男人身体里的电流穿过她身体流进央池。

女人两条华丽的腿,同时向内夹住自己的河蚌肉,上下错动,像在清理室内的卫生,平息一下瘙痒。

老鲍一阵子敲打,又一阵子按摩,细腻的动作把女人送进了爽乐的深谷。

她们闭上眼睛,陶醉在电流穿越草原的快乐之中。老鲍连续做了几次标志性的动作,把醉倒在雪白的床单上美女们灵魂勾了出来,她们再想更深层次感受,只能到密室里去了。女人感情饥饿是很难满足的,只有魔鬼似的老鲍才有如此灵犀安抚女人,才获得女人们的快乐。

我坐在那里呆呆望着老鲍和躺在雪白的床单上的美女,望着对面聊天的人,谈笑,自由说话。其实每一张嘴都在胡说八道,每一张嘴都在胡言乱语,只有用心的人才能从他们口池中寻找到正确的方向。

他们都在搅和着咖啡,咖啡,浓浓的香味充满了整个屋子,满屋浓香飘夹着他们朗朗的笑声和快乐的表情,虽然他们笑声占满了整个屋脊,和谐令人愉快时间还是在挤压着无聊的等待。

我看了那些美女,坐在沙发上两腿像上发条似错动,屁股在沙发上摇来摇去,还不时哼出小曲,她们那些躁动离自己不远的敏感部位很近,又不好意思伸手去挠,只好坐在那里左拐右弄,躁动的等待老包标志性的动作。

刚进的那个帅哥实在忍不住了,找到了吧台:“美女,能帮我找个小姐姐吗?。”

“你去找妮姐,她坐在旮旯等单,今天她还没开单,你下个单吧!”

妮姐像被人扔出去的保龄球,她的腰带很松,以金钱的标准衡量对男人爱好的尺寸,两条粗壮的腿冲着白墙来回晃着,起伏的心脏像波涛一般跳动。一双冰冷的眼神从咖啡浓雾伸出去,瞅着男人的金枪鱼。她已经续了第二杯咖啡了。

“美女,我看不上她,能帮我找个好妹子,我实在受不了,帮我找个好的行吗?。”

“为什么?”

“因为我是好人。”

“好人?我怎么没看出来?”

“你看我像坏人吗?”

“进来的都是坏人,好人挂在墙上,坏人才活千年。”

“那好吧,就算帮个坏人找一个好妹子行吧?!”

云彩:“你看,那一个穿红裙子的妹子怎么样?

“好个呀,那妹子很漂亮,我喜欢!”

云彩:“1500块!”

“怎么这么贵?”

“贵吗?她是大学生,卖点是5000元,今天遇到你,我怎么感觉给了你便宜还卖个乖呢?”

“告诉你,一分钱一分货,贵才有服务,贵才有质量,有了质量才有口碑。我们卖的是服务,服务好了才会有回头客,你知道吗?”

“知道知道,那好吧,1千5,就1千5吧!”

“行了吗,行!我就帮你去安排一下。”

“好的。”

“你等一会儿去2号包间。”

坐在二号包间门口的风采:她的眼睛灵性光芒飞腾,黑黑黝黝的眼珠左右摇摆,小巧精致嘴唇像是艺术家精雕细琢的月牙湾河,美丽的唇片沾染了甜美的歌,男人只要望她一眼,魂就会倒在她三点之间不能自拔。她已经喝完浓香的咖啡。

云彩走来低声悄语:“美女,找帅哥吗?”

风采微笑着点点头,脸红红的。

“你看柜台上的那个帅哥可以吗?那是我们店里刚来的帅哥!是个研究生。”

风采顺着她眼神方向望去,一个可爱的大小伙,一副金丝边眼镜,一个很翘的鼻子,光溜溜的脸颊很斯文,西装革履绅士风度,魁梧身材,有股征服女人雄力。风采望了一眼已经魂不附体。

风采笑了,点点头。

“1500块钱?”云彩说。

“要这么多?”

“不多呀!他是我们店刚来的帅哥,他的要价是5000呢!我跟他说是你,漂亮,才喊了个最低价1500块钱。就这么说定了好吗?1500块钱,等一会我送你一个礼物,是免费的。”

“哦,他还是个研究生。”

“研究生?”

风采煽动了一下鼻子,激动的身体又扭了几下,两腿又向内夹了夹自己瘙痒的深谷。

“他是研究什么的?”

云彩迟疑一会:“研究生物的。”

“那好吧!OK!”

云彩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四方型小袋子,塞进风采手心里,递过眼色:“你先去二号包间。”

整个大厅包装的很精致很精细,看上去非常的大气。华丽的灯光,优质装饰材料,沙发弹力高大,这里是阴阳交配处,每张脸都带着喜悦,每个心灵都不知方向乱奔。

唯有靠墙角里面的妮姐:一双冰冷的目光,送出锐利的光芒,她潇潇洒洒坐在桌前,用胖胖的手搅拌冒着白烟的咖啡,一会儿呷着咖啡,一会儿用眼睛瞅着帅哥们的金枪鱼,她像是安抚男人躁动心的大师,冰冷而又火热。她在搅和着咖啡,咖啡浓浓的香味充满了屋,满满屋的香味,夹在他们中间懒懒的散发着,它们之间的欢笑,快乐的笑声占满了整个屋脊。这种和谐更令人愉快时间在挤压着无聊的话题。

云彩然后回到吧台对帅哥说:“我已经安排好了,去2号包间,你去吧。”

一会儿,门童出来,走到门口转了几圈,看看见门口停的车子上有黄单子就撕下来扔掉,然后再找找回到店里。

我的微笑迎着云彩的微笑,她嘴上涂满了绚丽的红膏,她膨胀的心像兰花一样绽放。她似火的眼睛低吟浅瞄。她是一个独守岁月的女人,嘴唇很疯狂,灵魂对着灵魂能说出神语,她丰满的肉体加上润色摸上去润滑有佳,她整个人性感的很。她是那种在地上能拣到金钱的女人。

我刚呷了一口咖啡,感觉金枪鱼在浮动,像在大海里翻浪花。仰头挺胸,吓得我立马丢下咖啡杯,不敢再喝,但我又不敢吱声,只能悄悄用眼睛扫着别人的金枪鱼,好像暴躁的很,挨在桌子下面活蹦乱跳,在裤裆狭窄的缝隙中吐露唇彩。

我悄悄捡起地下咖啡包装袋,一排日文,我能看懂。看见咖啡包装袋上广告语:

男人喝了硬邦邦,女人喝了水汪汪。

2号包间传出娓娓动听的音乐。

云彩看守我看的特别的仔细,用鬼神的眼睛盯着我,她看见我拣起地上咖啡包装袋在读上面的文字,生怕我说出了秘密,她走来笑嘻嘻拿走我手上的咖啡包装袋,把它扔进她垃圾桶里。

傍晚天上的月亮不知跑那里去了,街面上的灯能打开的全打开了,展示现代城市风彩。

我见此情景,赶紧找个借口:“小姐,我公司有急事找我马上回去,过一天我再来。”

云彩笑嘻嘻的说:“没关系没关系,你下次再来吧,今天人多,拜拜!”

“拜拜!”

然后我的幻觉在叫:“支付宝到帐1500元!支付宝到帐1500元。”

首发散文网:/novel/vmavpkqf.html

【原创】池横小说《92----1000》歇脚地的评论 (共 8 条)

  • 绿荫
  • 紫色的云
  • 漫舞洛城
  • 浪子狐
  • 听雨轩儿
  • 潋滟相思
  • 草木白雪
  • 雪儿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