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来的小傻瓜

2019-05-22 08:32 作者:雨落无痕  | 8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是什么温暖的泡泡开始蒸腾开始弥漫开来,一片片的一漠漠,在那一处淡淡的笑容,划破苍穹的光线,还有那雨后的彩虹,就那么地看一

片落叶轻飘,在那一刻淡淡停滞的空气里,绿荫繁盛,一片绿色之中,静静地降落下一星点的黄色,那枯萎的黄,在灿烂的阳光下,有秋季的

味道,如此这般地望着,寻味着,感到了那么一丝丝地温存,有一种陶醉迷离感,疲惫感却又有些不安分得全身还有些僵僵得疼痛与不舒服。

有很多事或许,都不用那么清楚吧,或许也都一下子无法那么一下子就可以清楚明朗的。

他在一处在他那原来的位子上愤怒发火着,他不喜欢着,不耐烦着,她就那么地连忙地道歉了去。在很多人为此非常反感的时候,她静

静地离开了。(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公园里,一棵绿树下,有一个等待的身影,他斜靠在树背上,静静地等候着,望着阳光,望着守候,等待在阳光里的绿阴影里,想着她

来时的样子,她会是个什么样子呢?他忽笑了,昨天不是刚见过面吗?可是,还是在想他会是个什么样子,他会再去等多久,要去催她吗?他

是知道她家的,但只是知道,她写了地址给他,但他没去过,他也不太相信自己会有想去她家的一天,只觉得就这么淡淡地等着她,等着她自

己来,也未尝不好,他就那么等着她罢了。只是,不知道会错过,有时候就一个迟疑,然后就如此这般地不再有了,会轻易地破裂吗?她送给了他一个娃娃熊,他一

个男生要这个做什么用呢?他当初并不要的,可是,她硬是要给他,因为,她有一对娃娃熊,她有了一个所以就有再给他一个。他笑了,有些

无可奈何地笑了。望着那张固执的小脸蛋,很是快乐,更加感到好笑。

他忍不住地捏了捏她的下巴,笑道:“我有了你这个娃娃熊还不够吗?小傻瓜。”

被捏的时候,她轻轻地低头,撇开去,然后慢慢地抬起来是,两颊有些绯红,她有些顽固调皮地笑着说:“当然喽……”

他还以为有后面的话呢,却不料,不再有后话,而只是,她直视过来的双眸,她直视着他,在阳光下,她的明朗;在微风中,她的柔顺

长发在微风里一丝一丝得轻轻得飘,风里面还飘来了她头发里的香味;还有那微红的脸蛋,然后,她嘟囔着:“到底要不要啊?”

他不由自主地笑着,在空气中伸出手挽她入怀,轻轻地吻着她的头发,感受她的香味和可爱,淡淡地笑着呢喃着:“小傻瓜,你说呢?

那个小傻瓜,躲在他的怀里,颤抖地说不出话来,还都有些穿不出气来,她的双手在一处颤抖,无措,就像她颤抖的小心脏,整颗心被

充得满满的,如同一个被吹饱满的气球一样吹得好大,吹得轻飘飘地在空气里,在蓝天下,轻飘飘地飞来飞去,轻飘飘得云缭雾绕,她如此这

般头晕得都好像要室息了一般,而她却如此这般感受到他还在吻着自己的头发,一点一点如同落雨点一般地数不清的吻,好像要吻很久似的,

然后,那落雨点一点点地下来,一直闻到她的耳畔,她感到很痒,痒得无所措得在他怀里,吃吃地笑出了声,然后,双手把自己从他怀里推出

来,在空气中,让她好好地喘口气:“呼——”

树荫下,他愣愣的,仿佛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愣愣地望着眼前脸蛋如同红透了苹果一般的长发女孩,她羞羞而无错地笑着,

却是如此这般得面红耳赤。他呆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地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呵呵,看你说什么话呢?”她再也忍不住了,完全笑出了声。听到她铃铛般清脆爽朗的笑声,他终于可以确定了,她已经来了,

她就在他身边,就在眼前了,模模糊糊地,他几乎想到自己刚刚好像还沉浸在淡淡的香味中,闻着那香味,吻着什么很柔软的感觉,是在吻着

她吗?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再想起这事情,望着眼前脸蛋不再很红,面容渐渐平静的女孩,他笑了出来:“原来,我刚刚吻过你哦。”

她撇开目光,看着远方,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一板一眼地拉长声调道:“是啊,是啊,你想起来了呢。”

“呵呵,那你呢?”他满怀兴趣地望着那不再通红却好像依然生气不愉快的侧脸,道,“怎么了?生气了啊?”

“没有!”她忽然间转过身,很生气地嗔道,“你到底是要不要啊?”

他完全没反应过来,傻了眼,却依旧感到好笑地微笑道,“小傻瓜,你说什么啊?”

“不许叫我小傻瓜!”她好像真的生气了,故意往后面退了一步,后来又忍不住地加了一句,“至少不准经常叫我小傻瓜,不然的话

……”她迟疑了一下,顿了顿,然后就完全地用手骚着头发,好像很心烦意乱的样子。

“不然的话,怎么了?”他更是向前跨了更大的一步,更靠近她了,又闻到了那味道,他之前吻过的味道,现在又飘来了,他故意

地逗着她,希望她可以笑一下,“经常叫你小傻瓜会怎么样呢?小傻瓜?”

“呀!气死啦!”她跺着脚嘟囔道,“经常被叫小傻瓜,会真的变傻的啦!可恶的家伙。”

“不会啦!”他一边伸手去揉她的长发,一边道,“而且,你放心……”

就在他还要接下去说什么的时候,她猛然回过头,好像看见了什么,很惊慌地,忙把手中的熊娃娃往他怀里一塞,就扭头就跑,往公园外

跑了出去,他还来不及叫她,她就连个影子都没有了。她连个话都没有留下。她是怎么了?她看到了什么了吗?可周围全是植物什么都没有啊

,难她道想到了什么吗?她出什么事了吗?她家里出了什么事吗?还是她现在离开一会儿呢?他不知道自己还要不要等她。她今天还会回来

吗?

阳光如此明朗,明晃晃得有些晕乎乎得迷炫,他有些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她就这么离开了,空气里一片空白。他恍惚着,她的离去,

就像她的到来一般都有种无声无息的感觉,他还没什么感觉的时候,她来了,他还没反应的时候,她又离开了。树影落在草地上,随风吹叶落

,那绿影子晃来晃去,柔柔的青光一片模糊的白。

许久,他才愣愣地发现自己是一直站着的,好久,他才看见一旁的双人椅,他一个人坐在双人椅上面,他在风叶揉碎的声音里,徘徊

在回忆里回想着刚刚发生过的事情,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呢?那送他熊娃娃的女孩子,她有些懊恼他,然而,空气里的味道真的很香,他似乎

是吻了她,她似乎是生气了,她似乎有什么事情地离开了,她没告诉发生什么地离开了。他恍若梦离地坐在椅子上,有些无奈地轻声地有些病

怏怏地叹息着,他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等下去,他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再回来,他不知道自己如此消磨在这里要消磨多久,他要等多久,等她等

多久。然而,如此明朗明净的空气里,他忽然间感到自己好似病了一般,如此这般叹息得全身软弱无力得就这么得病了去,病得魂魄如同游离

出了身体一般,他闭上了双眼,忽然间,他猛地全身抖索,他闻到有什么香味,那味道如此芳香,如此贴近,又如此真实,就好像,就好像,

就在身边的一般……他猛然一惊,连忙睁开双眸。

图片

眼前是一个风吹起她的长发随风轻轻柔柔地侧飘,她淡淡地微笑地望着她,眼睛里似乎画着好奇的问号,她今天穿上了一件红色的裙

子,那小小的红色的连衣裙,怎么看着就像个小孩子一般,多么像他喜欢的那个小傻瓜啊。他经不住地微微一笑,其实就是她 啊,他在心里说。而风依旧吹来,吹动那过膝

盖的裙摆,周围的灌木丛也在风中绿色一潭地村托着,他才想起,他在公园里,等一个人,他一直在等一个人,他等待快要入梦了,他等得有

些晕乎得分不清是不是梦了,还是回忆了,他有些风不清现在已经是多久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多少次等待了,多少次等待的人啊,她

是否已经来了。他自己都还不能十分地肯定了……

那是一个雨季,那一个阴沉沉的雨天,他就像平常一样排着队要上车去,他撑着伞,看排在前面的人一个个地上去,他虽然是等待着,

却等着如此这般地不耐烦,他想快点上去,就快要想挤上去了,因为车上的人很多,那是一个下班潮,所以非常拥挤,他依旧撑着伞,在阴暗

潮湿的雨水里,挤在人群中等着焦急而又不耐烦着。

那个季节似乎就有什么在召唤,又似乎好像是一场袭来的疾病,他如此这般毫不提防地就感染上了一般。

就在闷闷的车的马达轰轰响,所有人都在挤着上车的时候。忽然间哪儿传来了一声尖叫。

他感到一切都消失了一把地空白,顺着那尖叫声,他看到一个惊慌失措地起着自行车的小女孩,多么像一个小傻瓜,她因为要避开刚

才的一辆车,而龙头没有摆好地,如此这般地冲到了路边的花坛处。整个人完全地跌进了那灌木丛中,她没有伞,没有雨披,完全地浸在雨水

和灌木丛中。

他忘记了一切一般,忘记了他在上车,他忘记了自己是多么渴望上这一车,因为今天这是最后一般车了,过了它就没有了。他一时间什

么都想不起来地就那么地冲到那花坛边,看到那个女孩子已经起来了,她全身都湿漉漉的,很冷的样子,他连忙给她打伞遮雨,而他走近她也

这才发现,她的膝盖跌伤了,她流了血,而且,好像跌得很重,她痛苦得湿露的脸庞好像就要扭曲在一起就要哭似的,或许已经哭了,只是一

片湿露和忙碌之中什么都来不及发现了,周围的看路人越聚越多,大家都在一处叽叽喳喳,有好心人打了120,救护车就要来了。她勉强对众人

笑着,没多大事的。可是,她摔得裤子被扯破了,那些这段的矮树木上,仔细看,上面也还有血迹,她的整张脸疼的有些发青了,他也经不住

得感到心在揪紧,他也忘记了那最后一般车开走了,他也忘记了自己在雨水中浸泡,他也忘记了,他不知不觉地就染上了一场疾病一般地喜欢

上了她,或许,也说不上是喜欢,或许那一刻的怜悯更多一点吧。

他就如此这般顺利成章地和一些好心人送那女孩去医院,然后打电话给她父母,在见她父母的时候,被大人天然的询问的目光从头

到脚地打量得有些不舒服。他们从问女孩的伤口,一直到问他是什么学校的,后来也才知道,他们是同一个学校的,他比她大两届。他虽然不

喜欢她妈妈的那样问一大堆,但是,能知道有关她的一些情况,他也是开心的,即使,他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他以后虽然没有再见到她的父

母了。但他会经常见到她,他们就这么很自然顺理成章地熟悉了起来,一切如同流水一般的往事与回忆,他依旧感到是一团的梦,在梦中,在

雨中,在阳光里,他还在等着她,他无论是在拥挤嘈杂的人群中等待,还是在安静的公园里等她,他一直就这么地等着,自己也不知道还会等

多久地等待着,有一种快要生病了一般地等待,如此这般得等待,不知是心还是身体,有一种很虚弱的感觉,虚弱得有一些伤神,他定睛地再

细细地看了看,那个熟悉的女孩,从白耀的阳光下来到树荫下,来到了他的身边,这个他等待的女孩坐在了双人椅上,坐在他的身边,他只感

到那味道好香,空气里全是她香香的味道,他有些肯定了,他自己都未曾发现地望着眼前的女孩迷离地笑着,他没有出声,却好似在说:小傻

瓜,等你好久了呢。她似乎也知道似的,她也笑着,又有些怒着,还有些羞羞答答的不好意思,她依旧满眼里会是一些问号,大大的问号问着

他,然后,他越来越觉得她是他的小傻瓜,他等了好久等来的小傻瓜。

首发散文网:/novel/vhxhpkqf.html

等来的小傻瓜的评论 (共 8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