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症儿子

2019-07-15 22:12 作者:赟的梦想  | 7条评论 相关文章 | 我要投稿

抑郁症儿子

文 吴明云

早听说峰的儿子患有抑郁症,那大概是几年前的事。

峰是我初中时的同学。那时的峰白白净净,眉清目秀,腼腆带笑,且写得一手好字,根本想不到他日后会有坎坷不平的生活。

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境贫穷,峰辍学在家,不久便和邻村一位姑娘结婚了,生下了现在的儿子——羽。后来,他留下妻儿,走进大城市,开始了打工生涯。希望能给并不富裕的小家庭增加点收入。峰在省城辗转了几个地方,最后,在一家私人企业落下了脚。加上峰性格憨厚,吃苦耐劳,勤于钻研,很快便得到了老板的赏识。正当峰春风得意之时,他迎来了人生的第一次低谷。

那年,峰照常回家,却发现妻子与他已形同陌路。妻提出了离婚,看上了同村的另一个男人。峰怎么也想不通,自己辛辛苦苦地打拼,却得不到妻子的同情和爱抚,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没有办法,峰咬咬牙,和妻子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那一年,羽八岁,离开了妈妈,跟着峰和爷爷奶奶过了一个残缺的年。(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日子还在进行,生活还得继续。过年后,峰不得不告别年幼的儿子和父母去省城打工。那时,他心里唯一的想法便是:努力多挣钱,好好培养儿子上学。离开了父亲的羽,真正地成了一名留守儿童。爷爷奶奶年岁已大,只管看管住羽不出事,不生病就行。而村子里唯一的一所小学也已被拆除,羽只得被爷爷奶奶护送着去邻村的一个小学上学。放学后的羽,也只是独自一人呆在家里,不愿出门。或许是想妈妈,或许是思念爸爸,幼稚的小脸庞总是挂着不开心。这样的日子断断续续维持了几年,峰又迎来了第二次婚姻。这是一个亲戚介绍给他的一个姑娘,说人长得漂亮,又会说话,惹人喜爱。许是峰累了,想要一个安定的家,栖息一下,想都没想,交了七万块钱把姑娘领回了家,开始了新的生活。那姑娘刚开始对羽还挺好的,可是后来,脾气性格就变了,整天不回家,在外面花枝招展的,还喜欢打麻将,半夜三更地玩。峰的父母接受不了,说了几句,姑娘吵个不停,回到家里看谁都不顺眼。这样的日子维持了半年,峰看着家不像家,妻不像妻,最后又不得不第二次离婚。

离婚后的峰变得沉默了,望着十一二岁的羽,峰实在不忍心将儿子留在家里。但迫于生活,峰没有其他选择,只得继续将羽交给了父母,自己外出打工。

羽就是从这时开始慢慢地发生变化的。初中时,羽的学习成绩还比较好,但羽喜欢一个人呆在家里。实际上,在外面,也几乎看不到羽的同龄人。这些年,人们的思想觉悟都高,把教育放在了首位。从小学起,有能力的人都把自己的孩子放在了县城去读书,或者上私立,一周接一次,或两周接一次。而羽,因为父亲管不着,爷爷奶奶也老了,只好上了村子周边的普通学校。因此,平时也接触不到同龄人。有一段时间,羽迷上了考古,还自己建了一个“考古群”。在群里大谈考古。有一次,他从自家院子里找出一个破罐子,非说是古董,还吵着要上鉴宝节目。峰没办法,只得带着他去了一趟北京,直到专家说是假的,羽才悻悻地回了家。再后来,羽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整天呆在家里,看谁都不顺眼。见着爷爷奶奶也骂,见着叔叔阿姨也骂。最严重的是,竟拿着菜刀满屋子喊着要杀人。峰一看,不对劲,这孩子是不是有问题?

有人给峰提议,羽是不是得了抑郁症?峰决定带羽去医院看一下。那一年,羽高一退学。峰开始了几年的寻医之旅。跑遍了几家医院,最后峰决定到县城的一所精神病医院去看。为了不让羽知情,峰谎称要带羽走亲戚,坐上了去县城的私家车。车子在县城里绕了几个圈后,使进了医院。羽一见是医院,便叫喊着要回。后来,三个大男人,又加上医院里的两个高个子医生,才将羽制服。羽被送进了病房,开始了一年多的治疗。而峰呢,或许也是心累了,给医院放下了几万块钱,也回城打工了。

故事到了这里,并没有圆满结束。后来,我断断续续地从峰和别人的嘴里又打听到了羽的一些消息。在医院,羽并不配合治疗,另医生很头疼,自己也受了不少苦。再后来,一年多后,羽从医院回来,好像变得文静懂事多了。峰决定让羽上学或外出打工。而羽呢,病情好像时好时坏的,峰不得不经常性地带孩子治疗。

我真正见到羽,是在今年的正月。峰带着羽要来省城一家医院检查一下,顺便来我家叙叙旧。我见到羽时,大吃一惊。羽并不像传说中的病孩子,他一米七四的个子,腼腆文静,懂事礼貌,完全颠覆了我对抑郁症患者的看法。晚饭后,我们坐在一起闲聊,我简单问了一下羽的检查情况,建议他们第二天去另外一家省级医院再检查一下 。这是, 羽很有礼貌地和我聊了起来:“姑姑,你知道吗?这些年来,他们都说我是抑郁症。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不是那种病,我只是想气气我爸。”我大吃一惊,问:“孩子,这话怎么说?” 羽说:“我爸从来都不陪我,不关心我,只知道给我放下钱就走。他认为我得的是那种病,也不和我沟通,其实我只想让他留在我的身边。” 这时峰也急了:“你有病吗?去医院花了我多少钱啊,我辛辛苦苦攒的钱都送医院了,我容易吗?” 我忙打住峰说:“你别说,让孩子说完。”羽继续说:“你是我父亲,你关心过我吗?那天你哄骗的我去精神病院,我心里很清楚,一直反抗,但拗不过你,在医院里,医生给我吃的药,我一吃就头疼。因此,我反抗,但拗不过医生,你也不去看我。我现在头疼,就是从那会吃药开始的。”我望着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不知到该说些什么好:“孩子,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不跟你爸爸说呢?”“爸爸,他管过我吗?他听我说过心里话吗?在我面前,他就是一个圣人,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峰还要解释什么被我制止住了 :“峰,你听孩子把话说完,孩子说的很对,孩子生活的家庭已经很不幸了,你应该给他创造一个温暖和谐的家。陪伴是最主要的,多陪陪孩子,等孩子安定下来,你出去打工也放心。”峰看看我,无奈地笑了。我又看看羽,对他说:“孩子,今天你既然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就应该面对自己,重新生活,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未来还很长。不要有压力,好好生活。” 羽苦笑了一下:“姑姑,能不影响吗?”我也笑了,说:“只要你能忘掉过去,重新生活,未来是很有希望的。” 峰,看了看儿子,又看看我,无奈地也笑了。

过了一会儿,羽自己在网上挂了省城另外一家医院的号,干净利索,心情爽极了。

第二天 ,峰和羽一大早便去了那家医院。再后来,羽给我打过电话来,说:“姑姑,没事的,医生说保养一下就好了。”我听了,心情也爽极了:“好孩子,听医生的嘱咐,忘掉过去,重新开始,姑姑等着你找女朋友呢!”“好的,姑姑。”电话那头传来了羽孩子般的回答声。

放下电话,我的心情也清爽起来:但愿生活中不会再出现羽这样的悲剧!

首发散文网:/novel/vhrppkqf.html

抑郁症儿子的评论 (共 7 条)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